奇 異 恩 典      林心蘭

 

古詩曰:「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但是身為主兒女的我,卻要說:「回首來時路,恩典數不盡。」哈利路亞!

 

一九九八年秋來,懷著一顆歷盡滄桑的心我回到台灣,在這數年間,因著丈夫沉迷酒杯的緣故,我幾乎是兩面不是人,怎麼說、怎麼做都不對,基於移民間同鄉的圈子很小,傳言可怕且家醜不可外揚的心理,我只好啞忍、欲訴無門,心裡之苦實非筆墨所能形容,因客觀因素有一段時間就此銷聲匿跡於教會,偶而教會的師母來電關懷,我只能握著話筒,無言的哽咽。師母與我私交甚篤,知我甚深,在電話線的兩端,經常是沉默但內心卻是強烈的吶喊。我記得師母總說:「聖靈會用說不出的嘆息為你禱告---。」日子就這樣驚濤駭浪的過著。直到有一天丈夫又是滿口嗆人的酒味,佈滿紅絲的怒目,眼見家裡一片瘡痍滿目,終於我下定決心遠離傷心地,暫住一個好朋友家。

 

有一天朋友要外出,我交代她不要打電話回來給我,因為我不方便代接電話。就在我預定機票拿起電話時,話筒卻傳來:「喂!」的一聲嚇了我一跳,因傳來的是我兒子的聲音,當時我一陣感動。

 

神所預備的實是出人意料之外的平安,我清楚的知道這次的出走,是神所允許的,於是我向神祈求為我預備機票費用,隔天朋友自動告訴我(她是未信者):「也許是妳的上帝要幫助妳,我很少會放幾千塊在身邊,這是我私人的錢,妳拿去用吧!」我感動的掉下淚來,我知道這是神為我預備的。

 

  主安排的真是奇妙,返台的當天早上,大妹也在同一天送爸媽前往國外旅遊,且大妹夫也在我抵台後第三天起程至歐洲出差兩個星期,神支開了在我身旁的親人,免除我要解釋的尷尬,更讓大妹能專心的完成神的託付。

 

  回到大妹家的第三天,開始靈修,隨著大妹原定的靈修進度,是讀路加福音十二章,隔日讀十三章,第三日因為大妹要為工作忙碌,我自己靈修按照進度應該是十四章,但神的意念高過我的意念,奇妙的救贖、我生命的改變就此開始。我一人獨自安靜的低聲唱讚美詩「我以禱告來到你跟前」,翻開聖經,不知不覺的翻到第一章就讀了起來,讀到第十三節,突然聖靈給我亮光,神對我說:「不要害怕,妳的祈禱,我已經聽見了---,他在主裡要大大改變,淡酒、濃酒都不喝。」我想:「什麼時候才可以看見這事呢?」主就藉經文回答說:「---對妳說話,將這好消息報給妳,到時候這話必應驗,---直到這事成就的日子。」

 

「主實在眷顧我,眷顧我,要將我在人間的羞恥除掉,蒙大恩的女子,我問你安,主和你同在了---,聖靈要臨到妳的身上,至高者的能力要蔭庇妳,---因為出於神的話沒有一句不帶著能力的。」讀到此我整個人俯伏在地,恭敬的回答:「我是主的使女,情願照著你的話成就在我的身上。」哈利路亞,阿們!

 

滿心的喜樂澆灌我,神的愛釋放了我,讓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平安,大妹回來後我和她分享這奇妙的屬靈經歷,接著下來,我們都領受從神而來各種不同的感受,甚至內在的醫治,我們如同嬰兒般吸著靈奶。在那段時間丈夫仍沉溺於酒杯中,不可自拔,並且經常來電責罵、攻擊我。然而此刻的我心情雖然不免沮喪,但銳利的話語已經傷害不了我了。感謝主!靠著主我已經得勝。

 

一個月很快的過去,內心實在放不下兒子,也在充滿主愛的日子中,想回家重新開始。離台前夕,大妹和我訴說著難捨的離情,有一句話不斷的在我耳邊重複著:「在愛裡沒有懼怕」,這句話從我回台灣這段期間不斷的在我耳中迴響。我們互道晚安回到房裡後,突然我靈光一現,忽然懂了,原來我認為的「在愛裡沒有懼怕」這句話是指:「如果我愛我的丈夫,就不要怕他。」(因為丈夫酒後的行為、舉止使我害怕)。

 

至此,我哈哈大笑,神知道我沒有搞懂,一而再、再而三的來敲我的心門,原來這句話的意思是:「在神的愛裡,沒有什麼可以懼怕的。」因為祂是愛的源頭,祂是我的磐石,是我的藏身處。

 

  回到家中後,我每天仍舊不停的讀經、禱告,雖然日子爭戰仍然持續著,但是我嚴然如同裝備好的勇士般,穿戴基督精兵的全副屬靈軍裝,當面對攻擊時面不改色,心存喜樂毫不畏懼的應敵,並且替丈夫代禱,並求神赦免他。

 

  有一次,戰爭又起,我立刻回到神的話語裡尋求主,神說:「若是你的弟兄得罪你,就勸戒他,他若懊悔,就饒恕他。倘若他一天七次得罪妳,又七次回轉說:『我懊悔了』,妳總要饒恕他。」路家福音十七章3-4節。事實上,這正是我們之間經常上演的戲碼,既然神這麼說了,我只好順服。且神已經告訴我:「我曾看見撒旦從天上墬落,像閃電一樣,我已經給你們權柄可以踐踏蛇和蠍子,又勝過仇敵一切的能力,斷沒有什麼能害你們,然而不要因鬼服了你們就歡喜,要因你們的名紀錄在天上而歡喜。」(路10:18-20)

 

  又有一次在睡夢中莫名其妙的被罵醒,雖然靈修時間到了,可是心想在床上多躺一會兒,想避避風頭,可是聖靈卻在我心中不斷的催逼,於是起身讀經,神的話語如雷貫耳:「你們要禱告,免得入了迷惑。」,「你們為什麼睡覺呢?起來禱告,免得入了迷惑。」(路22:40,46)。感謝主深知我的軟弱,不斷用祂的話語激勵我。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我知道神的應許已經要來到,然而無止盡的爭戰仍舊持續;感謝主,是祂親自扶持我來走過這一段路,讓父、母親及妹妹---等,不斷地傳真給我,用靈糧、經文安慰我、鼓勵我,以及兒子關愛的眼神,都是支持我等候的力量。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我再次回到台灣,這次回來沒有像上次一般的驚慌失措,我心中非常清楚是「神掌管明天」,不管未來的道路何等的崎嶇,我知道:「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必害怕,因主的杖、主的竿都安慰我。」我只想彼此分開、冷靜思考,這次回到婆家就近照顧他們,公婆眼見他們的兒子經常不斷來電騷擾,也替我打抱不平,並指摘兒子,可是丈夫一旦陷入罪中,被酒精綑綁時,真是六親不認,讓我見到受撒旦轄制的人是何等的可憐。

 

  有次到台中看三妹,她說有一位顏師母要到她家拜訪,沒想到那又是神一次奇妙的安排,初次見到顏師母就一見如故,原來三妹早將我的遭遇告知顏牧師、師母,所以顏牧師、師母經常為我代禱,聊著、聊著,為我禱告時,面對著一大片的落地窗,彷彿神的寶座就在那不遠處。

 

按手禱告對我而言,是生平的第一次,心中在期盼中忐忑不已。禱告時,聖光堂的弟兄姊妹數人分別按著我的頭,言詞懇切的為我呼求,交雜著拍打我的背,時而重搥地為我按摩,「阿們!阿們!」的聲音不絕於耳,我一逕的流淚,感受聖靈如流水澆灌般,非常舒暢。禱告中又聽見妹妹愉悅的笑聲和拍手聲,忽然靈裡一陣感動,我彷彿俯伏在地上,見到榮耀的君王駕雲而來,我開口大聲的禱告主,將靈裡的渴慕完全的向主傾心吐意,且代禱,一直到我完全的交托,才意猶未盡的說阿們。」事後才知,剛才的拍、搥背是聖靈的醫治,因祂深知我多年以來身挑重擔,雙肩早已疲憊不堪。經此一搥,除去了我的綑綁,使我的酸痛不藥而癒。而妹妹的拍手、笑聲原來是她在異象中見到「姐夫往後面丟酒瓶,意味著他將與酒精說再見。」顏師母也告訴我說:「當時她跪在我的腳前,耶穌請她挪到一邊,因榮耀的王要進來,且要進入、掌管、使用我的家。」哈利路亞!這是何等大的福分,我有幸被聖靈如此服事。

 

  當我在禱告中尋求主的旨意,讓我明白這段婚姻要如何走下去時,神啟示我:「你們在神面前的誓約,豈可輕言放棄!」於是我再度尋求是否要回家?或者留在台灣?又因機票需在十二月二十日的前三天確認,我求神讓我在十二月十五日就可以清楚。我們的神實在垂聽禱告,祂有憐憫又有恩慈,當我完全的順服在主的權柄之下,完全的交托時,心中非常的平安。因為主給話語說:「我的擔子是輕省的,我的軛是容易的。」十二月十二日清晨靈修時,神給我一句話:「你回去吧!照著妳的信心給妳成就了。」(太8:13)中午和妹妹吃飯時,告訴她神的第一個確據出現了,我們二人如獲至寶,互相打氣說:「再迫切禱告,感謝主!」當我回到婆家時,婆婆告知丈夫有來電,請我回來時回電,我心中感動神的第二個確據已經呼之欲出了,於是我按兵不動,等候神的奇妙作為。果不其然,到了黃昏時,丈夫再次來電,鄭重道歉,並要求我回去。如此兩個確據均無誤,我知是神要我回去,我滿心歡喜,整裝準備打道回府。

 

  臨行前一天(十二月十九日)到小妹家歡聚,當天晚上接到丈夫來電,感到語氣不對,我知道他抵擋不住酒的誘惑,又再度深陷酒精中,他的口氣就如從前一般,還叫我不用回家了,即使我回家後他還是要繼續喝。掛掉電話後,我心中極度難堪,因出發在即(明天中午的班機)這個巨變,實在讓人措手不及,我的情緒猶如墬落無底深淵,無語的自問:「為什麼會這樣?神啊!你為何棄我而去?」小妹也不知所措,緊閉雙唇。無助、難過、羞辱---五味雜陳的情緒在我心中翻攪著,就在我拿起電話的那一剎那(其實我當時也不知道要打到何處,是取消機位或者向丈夫還擊?我的腦海一片混亂、空白),突然聖靈光照我,給我一句話:「紅海是怎麼開的,是分開再走,還是邊走邊開?」我無比堅決的放下電話,告訴小妹說:「我要回去,因為神說:『回家去吧!照妳的信心給妳成全了!』如果我不回去,神要如何成就呢?」哈利路亞!我看見撒旦垂死的掙扎,臨門還踹我一腳,若不是神的話托住我,我豈不被牠絆倒,藉著撒但的攪擾,祂要我學習信心的功課,使我的信心更堅強。

  回家途中,在機上閱讀大妹給我的書:「上帝,不可理喻?」得著不少啟示,學會凡事全心交托,因有神各樣的美意在其中!

 

  丈夫和兒子一起來機場接我,丈夫捧著一杯熱茶,將我輕擁入懷說:「外面下雪,喝了暖和---。」聊聊數語,四目交接,一切盡在不言中,我知道這個人是神愛我且為我預備的終身良伴,我們必在神的庇祐下安然抵達彼岸,因為他除了抵擋不了酒的誘惑之外,其實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丈夫,好爸爸。

 

  返家後,風平浪靜了好一陣子,撒旦不死心,三不五時就來騷擾一番,如今我已經識破了牠的詭計,數次之後,丈夫終於向我說:「不喝了!」我們歡心、同心的在神面前俯伏,感謝主的恩典,如今神的應許果然成就,丈夫果真是淡酒、濃酒都不喝了。

  在整個過程中,雖然驚濤駭浪,但在神的膀臂下總是安然度過了,我深信神的應許樣樣必實現,沒有一樣會落空,感謝、讚美主!哈利路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