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治恩賜的操練

 

主賞賜醫治的恩典給我們,也給我們許多操練的機會,感覺醫治的發生似乎與禁食禱告有極大的關聯,也與信心有關,無論是病患自己或是周圍人的信心,而醫治與這人是否信主無關,許多時候,即使是未信者,也能因求告主名而得著醫治。

 

醫治顏面神經麻痺者

一位因家庭與工作壓力過大的女子,自己扛抬重擔甚久,力不能勝之餘,導致顏面神經麻痺了,連睡覺時眼睛都是張開、無法閉上的可憐光景,當我們得著服事她的機會時,正是八十六年七月我們十四天禁食禱告期間,我們教導她將所有重擔卸給神,倚靠神得勝,並為她按手禱告懇求主的醫治,有人在異夢中看見我們同心合意挖一條極臭的水溝,挖通之後,就有活水進來且水溝通向大海,青蛙等活物眼睛上的鱗片就掉了下來,恢復清澈。

不久,這人果然得著醫治。

 

得雙胞胎

八十六年六月四日與顏牧師探訪一對結婚八年仍膝下無子的夫婦,領他們接待耶穌後,我們幾位姊妹感動一起為他們禁食禱告三天,主就以詩篇第一百一十三篇9節回應:

「他使不能生育的婦人安居家中,為多子的樂母,你們要讚美耶和華。」

以及撒上第一章哈拿求子得撒母耳的經文,知道主已垂聽了眾人的禱告,且應許要給他們雙胞胎。

七月二日晚上家庭聚會中,我分享所領受的經文,告訴這弟兄神是又真又活的,祂能使不生育的婦人成為多子的樂母,主已應許要給他雙胞胎,但他需選擇是否願意領受從主而來的祝福,這弟兄想了想,說:

「也好!反正我什麼方法都試過了,連試管嬰兒也作了,都沒果效,只剩下上帝還沒試。」

於是眾人將他圍著,為他按手禱告,求主賞賜敬虔的後裔給他。

七月八日,在一個公司開幕的典禮上,我們巧遇他的妻子,這對夫婦是因婚前墮胎導致不孕的,所以我們為他妻子的輸卵管、子宮、卵巢等與生育有關的器官按手作醫治禱告,求主恢復這些器官原有的功能使她能預備懷孕,因馬可福音第十六章17-18節說:

「信的人必有神蹟隨著他們---,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能力已經賞賜下來了,只要操練、使用就好。

這人的妻子很希奇眾人為她所作的一切,因她頭一次被按手。不久好消息傳來,他們果然懷了雙胞胎,第二年的七月八日生下一男一女,從此這二人就很難再看到,因兩人都忙著照顧孩子去了。

 

酒鬼得子

教會附近一位酗酒多年,屢次送醫甚至被開病危紅單好幾次的酒鬼,與妻子二人來到教會央求我們說:

「牧師!師母!我們想要有兒子,請為我們禱告!」

我們當然就為他們禱告,求神垂聽他們的懇求。這對夫婦結婚大約八年,因著先生多年長時的酗酒導致不孕,禱告後不久,妻子就懷了孕,不久生下一個健康、白胖的兒子,如今已四、五歲了,他的爸爸高興的抱著兒子到處宣揚說:

「這是上帝給我的孩子!」

凡聽見的都歸榮耀給主。

只可惜這位爸爸仍不肯放下酒瓶,最後淪落死於街頭的下場,令人唏噓不已!

 

末期肝癌得醫治

八十七年八月二十二日認識原任中原大學教務長的一位弟兄,兩年前他因肝硬化轉為肝癌,動手術切掉了肝的三分之一,後辭掉教務長的工作,專任機械系教授,之後發現他的胎兒球蛋白指數一直升高,肝癌再度復發,他為此憂心不已,渴望我們為他禱告,因若是末期肝癌,通常存活的時間只有幾個月而已。

為他禱告時,我心中浮現:「癌症之靈」、「抹油醫治」二句話,以及列王記下第二十章1-11節希西家王得醫治的經文:

「我聽見了你的禱告,看見了你的眼淚,我必醫治你。」

此外還有話說:

「今天救恩臨到這個家庭了!」

於是我奉主名斥責癌症之靈離開,並為他做抹油醫治的禱告,他的妻子與媳婦都流淚為他迫切代禱,這弟兄也大聲認自己冷淡的罪。

八月二十三日晨禱時,我求主給醫病、辨別諸靈的恩賜,好叫我的服事有果效,並能享受在服事中,異象中就看見我坐在船上,努力向前划,又如金牌選手,奮力游泳。主應許:

「會賞賜給妳這些恩賜,也會垂聽妳的一切禱告,好叫妳做成一切我要妳做的工。」

此外也看見高速公路兩旁在暗夜中閃爍的路燈,主說:

「在這黑暗的世代裡,會有許多人因你們的服事得著醫治,他們的生命就變為光明,如同寶石,又如高速公路上的燈海在黑夜中閃閃發亮。妳的眼睛也會明亮,能看見背後仇敵的種類(辨別諸靈的恩賜),又有醫病、趕鬼的恩賜。」

主應許我服事時:「聖靈就賜下話語來,不要豫先思慮要說什麼,賜給你們什麼話就說什麼。」(可1311

看見許多人身受癌症之苦,我就求有更大的醫治能力,即使癌症也能醫治,主就回應說:「在信的人凡事都能。」(可923)。

九月二十八日這位弟兄從中壢到烏日來,

第二天晨禱中我求主使用我和聖光堂成為醫治的教會,好叫主的名得著榮耀。異象中就見大特會裡許多人病得醫治,發出喜樂、歌唱、讚美的聲音。之後我們去服事他,並以「全能醫治者」這首詩歌,宣告主是世界上最大的醫生,並讀出埃及記第十五章26節:

「你若留意聽耶和華你神的話,又行我眼中看為正的事,留心聽我的誡命,守我一切的律例,我就不將所加與埃及人的疾病加在你身上,因為我耶和華是醫治你的。」

之後大家一起為他按手禱告。

異象中我看見自己領他來到主前,向主呼喊:

「父啊!他好可憐,有房子,房子不能救他,有博士學位,學位不能幫助他,身分、地位、金錢如今一無用處,懇求你速速醫治他,使他能夠速速痊癒!」

主就回答且重複了兩三次:

「我要醫治他,我必使他強壯,但你必須宣告出來,宣告,他就必得醫治。」

我一聽,心裡大大作難,因醫生已說他只剩三個多月的時間就要死了,不久於世之人,主卻要我宣告他會得醫治,萬一我宣告出來了,他卻死了,我豈不被指責的很慘?宣告實是極冒險之事,沒有信心如何能宣告得出來?我為此遲疑了好一陣,但聖靈在我裡面如鑼聲緊密,催逼甚急,我掙扎許久最後只好順服,鼓起勇氣當著在場所有人的面宣告說:

「主已應許要醫治你,使你得著醫治!」

並奉主名斥責所有癌細胞,願死亡歸給它,復活、健康的生命歸給正常的好細胞!所有在場的每一位都聞聲大大歡呼,歸榮耀給主,我的平安也復歸心中。

有意思的是當時的我根本不知肝的正確位置何在,但在聖靈感動之下,我的手不偏不倚恰好落在那腫瘤之上,幾次嘗試想往上、下或左、右移開,主都不許,彷彿卡在上頭一般。後來經過請教,才知按手處的確是正確位置,真是奇妙!另一位姊妹也感動主會醫治他且給他長的壽數,主也安慰她的妻子且應允:

「信靠我,我就量給你更多,不要怕,只要信!」

感覺死亡關卡前,人怎能不惶恐?怎能看開一點?若賺得全世界,卻沒有生命,所擁有的一切都是枉然,唯有謙卑來到主前尋求天上來的幫助,讓祂的剛強代替我們的軟弱,好叫我們經歷因祂的鞭傷我們得著醫治的恩典。

「他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我們卻以為他受責罰,被神擊打苦待了。那知他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賽534-5

覺得主不只是單單醫治這位弟兄而已,祂也藉此操練我們成為醫治的人,祂教導我們:宣告主所應許的話語,就帶來喜樂、盼望、感謝、醫治與平安,這樣的學習真是何等的寶貴。

第二天清晨,這位弟兄禱告時,也聽見主親口向他說:「我必醫治你!」的話語與應許。

主也藉一位牧師之口向我印證:聽到主的話且宣告,能力就釋放出來,病人就會得著醫治是正確的。

感覺聖靈是最好的老師,祂讓我們邊做邊學,再加以印證或鼓勵,好叫我們對醫治有較大的把握與肯定。

十月三日晨禱中,聖靈大大運行,主豐富與我們同在,大家都被喜樂的靈充滿,主要我為這弟兄再次按手、宣告:

「上帝要使用你,也要存留你的性命!」

也說:

「日後會彼此配搭成為同工!」

當時雖不知日後是怎樣的配搭型態,但我的心如小鳥展翅高飛般喜樂,眾人都唱起靈歌彼此相和,甚至聖靈充滿倒了下來!

十月十三日檢查結果證實他的胎兒球蛋白指數已由兩千降到一百(正常人是二十以下),而後腫瘤也漸漸縮小,甚至完全得著醫治,只剩疤痕而已,眾人都大得激勵。這弟兄見證說:

「三年多前,我正擔任中原大學的教務長,工作深得校長信賴,想到有朝一日可爬到校長的職位,自己也雄心勃勃的計畫往校長職位前進,那知當年七月中,我到中原大學附近一家醫院做定期抽血追蹤、B型肝炎及肝功能檢查,那位門診醫師問我是否做過超音波腹部檢查,我答未曾作過,他就詳細的替我檢查,發現我的肝上有一個二公分多的腫瘤,原來我得了小肝癌。醫師在電腦螢幕上指給我看,建議我去大醫院作治療,我直覺的反應是『可能嗎?』,當我親眼看到它時,我不得不信,一時間感到天旋地轉,整個人差點昏倒,不停的質問上帝:『為什麼?這事為什麼會臨到我?』

回到家沒有心情吃飯,根本無法接受這種事實,我想一定是醫生弄錯了,於是跑到中壢新開的壢新醫院去掛診,再經過抽血及超音波檢查,那位醫生雖也在螢幕上看到腫瘤的大小及位置,但他感覺那不是肝癌,使我身心豁然開朗,開始安心準備七月二十八日的主日講道,上帝用尼希米記第八章11節:『你們不要憂愁,因靠耶和華而得的喜樂,是你們的力量。』安慰我,我不再為病憂愁,天天喜樂地為八月中原大學教職員詩班赴紐西蘭及澳洲巡迴演出國際交流、佈道的籌劃工作忙進忙出。

出國前一周,上帝藉著我的家人提醒我到林口長庚醫院作進一步的檢查,確定一下前兩位醫師的診斷究竟那一位才是正確的,如此出國會較安心,所以我馬上掛診檢查,結果還是一樣,我的確罹患小肝癌沒錯,我當時還跟醫師說:「我要出國到紐澳去兩週,回來再住院檢查。」上帝藉醫生的口提醒我說:「你好像對生命不是那麼看重。」我只好打消出國的計劃乖乖住院,經過兩週的斷層掃瞄及細胞取樣檢查,醫師最後宣告我得了肝癌,需要治療。兩週的等待與檢查中,我每天和太太到醫院的禱告室禱告,並請教會及中原大學的弟兄姐妹為我代禱,神賜給我一顆平靜安穩的心面對肝癌,沒有懼怕,相信既然在七月底賜給我的講題是『不要憂愁,靠主喜樂』,目的就是要激勵、安慰我的心,所以滿心喜樂沒有抱怨的接受結果,相信主必有祂的美意,所以能平靜地與主治醫生討論病情與可能的治療方法。當時並不知肝癌的可怕與嚴重性,在一知半解的情況下出院回校上班,不知所措地面對弟兄姊妹的關心,我的牧師帶著我們夫婦二人一起到苗栗禱告山禁食禱告三天,在主面前認罪悔改並尋求主的帶領,主給我們很大的印證,交托後就預備接受開刀切除的手術。

八十五年九月九日帶著喜樂的心上手術台,接受開肝手術,在主的保守看顧之下,手術相當成功,住院一週後就回家調養,很快就回到教務長的職位上工作,身體也漸漸康復,九個月後,辭去教務長的工作,專心教學與研究,更多參與教會中的服事。我感覺自己身強力壯宛如活龍一般,驕傲的心又回到身上,漸漸遠離神,不再每天來到主前俯伏敬拜祂,之後發覺自己感冒咳嗽不停,胎兒球蛋白不停上升,八十七年八月在中壢省桃醫院檢查,又到長庚複檢,發現肝上的腫瘤已經有四點七公分大,需做栓塞治療,乍聽宣判,心情有如希西家般憂傷以致無助痛哭主前(王下201-11),我請弟兄姊妹牧師以及遠在烏日的顏牧師、師母為我代禱,八十七年八月二十二日顏牧師、師母由烏日來到中壢為我禱告,神藉著他們的禱告向我說話,師母也看見異象,告訴我說:主有預備,不用憂心。

八十七年九月十四日我到長庚作栓塞治療,一切情況都很好,因這一年是我的安息年,不用教學、不用到校,自由自在的休養身體,九月二十九日遠赴烏日我兒子家,顏牧師、師母及幾位聖光堂的禱告同工到家中為我做醫治禱告,神再度向我說話,藉顏師母的口向我說:神要留我的性命,祂要使用我,同時也向別人說類似的話,使我信心大增,更倚靠上帝,將肝癌完全交託給主讓祂來醫治。

到如今一年多的日子,天天經歷主的醫治與保守,祂的應許沒有落空,耶和華以勒的神常為我預備一切所需,也能用親身的經歷幫助一些同樣為病所苦之人,向人傳福音、作見證甚至操練講道,知道不再是倚靠自己的勢力、才能,乃是倚靠耶和華的靈方能成事,每天存著感恩的心面對所有的難處,不再為明天憂慮,天天喜樂與人分享神的恩典,生命不再是黑白而是充滿色彩,把失敗轉變成一種特殊形式的勝利,隨時對有困難的人伸出援手,能由風聞有祂到今天親眼見祂,豈非全拜與肝癌共舞之賜?」

感謝主!一切都是祂所做的,我們何其榮幸能與祂一起同工,願所有榮耀、頌讚都歸給我們的神,喜樂、平安歸給祂所喜悅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