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日地區七次行軍

約書亞記第五章13-15節提到:

「約書亞靠近耶利哥的時候舉目觀看,不料有一個人手中有拔出來的刀,對面站立,約書亞到他那裡問他說,你是幫助我們呢?是幫助我們敵人呢?他回答說,不是的,我來是要做耶和華軍隊的元帥。約書亞就俯伏在地下拜說,我主有什麼話吩咐僕人?耶和華軍隊的元帥對約書亞說,把你腳上的鞋脫下來,因為你所站的地是聖的,約書亞就照著行。」

之後耶和華就曉諭以色列人繞耶利哥城(書61-21),耶利哥是迦南地南部的鎖鑰與重鎮,這城的城牆極其堅固,有內外二牆,上有房屋相連,他們繞城七日,繞時,帶兵器的在最前頭,吹角的七個祭司、抬約櫃的祭司居次,百姓在最後面。前6日一天繞一次,祭司吹角,百姓安靜,行走繞城,第7日繞7次,百姓仍舊安靜行走,至第7次時大家一起吹角、呼喊,城牆就塌陷,神藉人看來愚笨的方法,使以色列人得著勝利,進入了迦南的南部。西元1926-1936年間,英國有一位加士當博士到以色列考古,發現了這座城的遺址,證實毀滅是在頃刻間發生的,可見行軍禱告是得地為業的方法。

 

以弗所書第六章11-17節:

「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就能抵擋魔鬼的詭計,因我們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所以要拿起神所賜的全副軍裝,好在磨難的日子抵擋仇敵,並且成就了一切還能站立得住;所以要站穩了,用真理當作帶子束腰,用公益當作護心鏡遮胸,又用平安的福音,當作預備走路的鞋穿在腳上,此外又拿著信德當作籐牌,可以滅盡那惡者一切的火箭,並戴上救恩的頭盔,拿著聖靈的寶劍,就是神的道。」

 

雖然聖光堂名為教會,其實有如佈道所,幾乎是由零開始,起初教會狀況多,會友軟弱,人力、財力等資源嚴重缺乏,事工不易擴展,但主與我們同在,不斷為我們開了福音之門。八十五年十二月十四日,因我需至鄉內的溪南國中朝會演講,所以牧師帶領我們幾位弟兄姊妹先在十一日到操場行軍,為全校師生禱告。沒想到一回到家,我的小女兒立刻發高燒,一個健保卡A卡都用不完的孩子怎會突然如此呢?第二天主日崇拜結束,眾人正為我的演講代禱時,老大約伯突然噁心、劇烈嘔吐起來,連第二天的月考都無力準備,我問主:

「主啊!行軍禱告既是你的心意,為何爭戰如此大,攻擊如此多呢?」

主就說,行軍禱告本是一場屬靈爭戰,我們活在一場活生生且看不見的屬靈爭戰當中,參戰者包括天使、撒但、聖靈和我們,地球上每個角落都是戰場,無論城市、國家,地區、教會與家庭無一例外,而「我們爭戰的兵器本不是屬血氣的,乃是在主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堅固的營壘。」(林後104

 

行軍禱告不只是屬靈爭戰,甚至是肉搏戰,連我的孩子都成為屬靈戰況的溫度計了。當我為小女兒顏歡斥責高燒,高燒就退去 ,為約伯穿戴全副軍裝,他立刻不藥而癒,起床讀書到晚上十一點多,且從那天開始再也不輕忽這個信仰了,因親身經歷了屬靈爭戰的真實,每天清晨五點多讀完聖經,到聖壇上被祝福禱告後才出門上學,直到如今沒有改變,他的功課不斷地進步,且知是聖靈教他如何讀書,所以能歸榮耀給神,不管考試或司琴服事常常付上禁食禱告的代價。

 

聯合行軍

我問主:「為何行軍禱告有這麼大的攻擊與爭戰?」

主就回答:

「兵力不足,需要增兵。」

是啊!一間教會抵擋仇敵,想奪回神所賜之地,兵力不足就要增兵,於是請台中慕義堂協助,八十五年十二月十二日開始第一次聯合行軍禱告,我們特別再度到溪南國中禱告,求主為我們開福音之門,十二月十四日我抱著聖經上台,放膽傳講主的話語與見證,校長不僅從頭聽到尾,還將我的重點向全校師生覆述一遍。學校中有一個向來不聽演講的升學班,沒想到全班所有學生竟都放下課本,認真聽我演講,跌破了老師們的眼鏡。學生在週記上的反應也都很好,我笑著跟校長說:

「一定是老師將好的週記本放在上頭給你看。」

校長連聲否認:

「不是,不是,我是上、下、左、右隨意抽看的。」

 

因著行軍禱告,原為虔誠佛教徒的輔導主任不僅攔阻無效,福音之門反而大大敞開,校長還增班給我們,允許我們在班上直接教詩歌、講見證、背金句、傳福音,而非間接的傳(可惜我們人手不足),後來輔導主任不再見我們就躲,且成了我們的好朋友,我們常有機會向她作見證,輔導組長不久也信主受洗,加入教會,她的先生後來也接待了耶穌。

 

但仇敵心有不甘,繼續發動攻擊。有一回,一位會友熱心地帶約伯到高爾夫練習場練球,當他認真學習揮桿之時,突然聽見耳邊有聲音告訴他說:

「趕快向左移動幾步!」

他順從照作,立時聽見「咻」的一聲,有根球桿由耳畔擦越而過,原來是有人一時失手,整個球桿飛了出去,那鐵桿力道強勁,若被擊中,後果真是不堪設想。當時在場者無人察覺發生何事,他一回到家,立刻告訴我說:

「媽媽!我今天差點死掉!」

惡者雖然兇猛,欲藉人的失誤取他的性命,神卻保守,且與他同在,我們向主獻上感恩,深知聖靈用祂微小的的聲音,提醒、拯救我們的性命免於死亡,如同約翰福音第十四章26節所說:

「但保惠師,就是父因我的名所要差來的聖靈,他要將一切的事指教你們,並且要教你們想起我對你們所說的一切話。」

「『神為愛祂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只有神藉著聖靈向我們顯明了,因為聖靈參透萬事,就是神深奧的事也參透了。」(羅29-10

九十年我到日本長崎宣教、行軍禱告時,類似情況也曾再度發生。

 

八十五年後來又有一個教會加入我們的聯合行軍。

印象最深的是八十六年一月二日第四次的行軍禱告,眾人同心合意地以禁食禱告送走八十五年的最後一天,並迎接八十六年度的來臨,主就賜下士師記第十八章9-10節說:

「他們回答說,起來,我們上去攻擊他們吧!我們已經窺探那地,見那地甚好,你們為何靜坐不動呢?要急速前往,得那地為業,不可遲延,你們到了那裡,必看見安居無慮的民,地也寬闊,神已將那地交在你們手中,那地百物俱全,一無所缺。」

「你們要過去得為業的那地,乃是有山、有谷,雨水滋潤之地,是耶和華你神所眷顧的,從歲首到年終,耶和華你神的眼目時常看顧那地。」(申1111-12

「他們不再飢、不再渴,日頭和炎熱也必不傷害他們,因為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神也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啟716-17

這些經文帶給我們極大的激勵與安慰。

 

仿效一些基督徒到蘇聯列寧廣場種聖經,不久就發生車諾比事件,導致蘇聯瓦解之例,我們一起到烏日鄉公所前的一個角落埋聖經,期盼生命之道可以傳遍大烏日地區。

當晚有人見到異象:

看見十字架隔開的田裡,冒出許多綠色的寶石,且持續向上生長,意思是生命的道要在烏日鄉發芽茁壯了。

又看見一列隊伍歡喜進城,城是方正的,且有寶盒從天縋下。

我求問神:「這是什麼意思?」

主就領我看聖經後面的地圖,並賜下詩篇第一百二十二篇:

「人對我說,我們往耶和華的殿去,我就歡喜。耶路撒冷啊!我們的腳站在你的門內,耶路撒冷被建造,如同聯絡整齊的一座城,眾支派就是耶和華的支派,上那裡去,按以色列的常例,稱讚耶和華的名,因為在那裡設立審判的寶座,就是大衛家的寶座。你們要為耶路撒冷求平安,耶路撒冷啊!愛你的人必然興旺,願你城中平安!願你宮內興旺!因我弟兄和同伴的緣故,我要說願平安在你中間,因耶和華我們神殿的緣故,我要為你求福。」

我就明白原來我們一起為所住的烏日地區,也就是我們的耶路撒冷求平安、求福、求生命得拯救,是神所喜悅的事。神願萬人得救,不願一人沉淪,祂喜愛眾支派、眾教會一起同心合意得地為業,一個教會力量有限,但大家同心合意,綑綁、釋放的能力就會大增,如網般連結起來,當全省各教會或各宗派都聯合起來時,抵擋仇敵的能力就會劇增並帶來勝利,惡者會被絆住、逮捕且接受審判,而所有行軍禱告的隊員都能同得獎賞。

聖光堂八十五年由溪南地區開始行軍,因兵力不足,而有八十五年十二月十二日至八十六年一月二十三日一周一次,為期七次的三堂聯合行軍禱告,八十六年四月二十日我到台中基督堂傳講行軍禱告的信息,二十四日在中區姊妹會傳講,並實際領姊妹們在台中信義會神學院的舊址上行軍禱告,五月開始,台灣信義會台中區會各教會一起聯合行軍,每月輪流到一個教會去為那個教會所在的區域代禱。感覺到神今日仍在工作,祂的真理不斷地進行著,如一位牧師所說:當眾教會不再單植小樹而是合種大樹,不再自築小橋而是合建穩固的大橋時,神必歡喜且與我們同在。

         八十六年八月三日,到台南教導台灣信義會全省婦女為台南市的聯合行軍禱告,付上十四天禁食禱告與守望的代價,雖然看見自己的不足與不能,但因著多人的陪跑與代禱,就看見眾人行軍禱告的果效大大的彰顯出來,整個聚會充滿了聖靈的同在。兩年後遇見一位台南的姊妹,她滿心喜樂地為當年我帶領許多婦女們,為她所生長、居住的城市禱告向我致謝,當年的她剛剛信主,且是第一次參加靈修會,對禁食禱告與行軍禱告一無所知,只感覺台上的我滿臉發亮,且神采奕奕,後來才知是主的榮光在我臉上,那次她也滿心歡喜的跟著行軍,為台南市祝福。

   八十八年九月,主為台南市開了門,教育局邀請我們熟識的基督徒教師為全台南市各國中、小輔導老師開課,用聖經的原則幫助老師們有果效的輔導台南市的兒童與青少年,且還有繼續在各國小演講、教導與跟進的機會。八十八年八月十三日第三十九屆婦女靈修會中,我向當時曾參與行軍的眾婦女們報告這大好消息時,所有與會者都歡呼不已,不僅為主的回應獻上感謝,大家也再次同心合意為講員代禱,為台南市祝福,看見主使用婦女們成為大能的勇士,一起得地、得城市為業,以致福音之門大大敞開,眾人都歸榮耀給神。一位台南縣的傳道人聽見,就渴慕的說:

    「為何我們台南縣沒份呢?我們也要有這機會與福氣!」

 

    後來我陸續遇見許多幫助、支持我們,常為我們忠心代禱、守望、一起爭戰的弟兄姊妹,他們有許多都是來自台南,如今反成了我們的祝福,感覺主所做的真是奇妙,如羅馬書第八章28節所說:

    「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他旨意被召的人。」

  

          一些從前因較少操練而對禁食禱告懼怕、戰兢的年長媽媽,後來反而對這次的行軍禱告印象非常深刻,她們因著經歷了在主裡面的突破與更新,心中頗有成就感,從此不再害怕,也不再自我設限,所以在第三十九屆婦女靈修會中,大家就能再次同心合意,一起用百日禁食來經歷更大的醫治與復興,姊妹們不再單以聚會為滿足,她們也願意起來,加入耶和華的軍隊,為神的國度一起爭戰。誰能小看她們呢?相信不久的將來,主還要使用婦女們做更大的事,在傳福音直到地極的事上,婦女必定是有份的參與者,而不只是旁觀者而已。

         願主在婦女中所定的計劃與旨意都能速速的成就!

八十七年七月到潭子地區教導、帶領行軍禱告,八十八年八月在日月潭主領第三十九屆婦女靈修會的行軍禱告,八十九年六、七月至倫敦,與來自各國的代禱者一起在倫敦各定點為英國與印度、歐洲各國的兒童、青少年、政府、教育制度與媒體等各方面代禱,而後再到挪威、荷蘭甚至德國漢堡的集中營,為國與國、民與民的和好代禱,九十年在日本長崎、島原地區,為日本人能歸入主的名下禱告。

感覺神甚是喜愛萬國、萬邦、萬民得救,祂喜愛多國、多方、多民一起敬拜讚美祂,也感覺主將為各城市、國家代禱的服事與傳福音到地極為主作見證的責任託付我們,雖然我們甚是微小,卻可以成為點火之人,可以用我們的禱告點燃復興的火,當我們一起到地極去,為有需要的地區、城市、國家行軍禱告時,神在我們當中的心意就得以成就,主也會因此心滿意足。

         在主豈有難成的事呢?

         若是有一天主說:

         「起來!到莫斯科去!為這國家、城市以及其中的百姓得救代禱!」

         我也必歡然前往,因在主裡,天天都有許多的驚奇等待我們去經歷與探索,日光之上天天有新鮮的事發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