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食禱告是出於耶穌的教導。

當耶穌需要聽從天父的聲音時,祂就花時間禱告、禁食,祂的服事是由四十天的禁食禱告開始的,禁食禱告能使我們更敏銳聽見父神的聲音,並建立我們與天父的關係,耶穌與父的關係是祂服事的真正秘訣,祂很容易聽從並順服父的聲音,能敏銳的察覺到聖靈的引導且照著去行。祂不僅自己身體力行,也教導門徒照著去作,好將污鬼趕出:

「耶穌說,非用禱告(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或作不能趕他出來)。」(可929

以賽亞書第五十八章8-12節,提到主所揀選的禁食:

「這樣,你的光就必發現如早晨的光,你所得的醫治要速速發明,你的公義必在你前面行,耶和華的榮光必作你的後盾,那時你求告,耶和華必應允,你呼求,他必說我在這裡。你若從你中間除掉重軛和指摘人的指頭,並發惡言的事,你心若向飢餓的人發憐憫,使困苦的人得滿足,你的光就必在暗中發現,你的幽暗必變如正午,耶和華也必時常引導你,在乾旱之地使你心滿意足,骨頭強壯,你必像澆灌的園子,又像水流不絕的泉源,那些出於你的人,必修造久已荒廢之處,你要建立拆毀累代的根基,你必稱為補破口的,和重修路徑與人居住的。」

聖光堂的連鎖性禁食禱告幾乎整年持續不斷,許多初信主的弟兄姊妹一開始就操練長時間的禁食,大家都認識到禁食禱告的功效,到後來甚至連孩子也都能操練禁食了。

牧養初期,教會百廢待興,我們有如辛勤的漁夫,雖整夜勞碌卻沒有打著什麼。

向來我不是能禁食的人,在這學習之路摸索著前進時,也歷經許多的適應與調整,由起初禁一餐到後來最高記錄十四天,常不是出於自願,每回都得主說:「禁食!」我就歷經掙扎、摔跤、猶豫,甚至有時需被按手,聖靈充滿後才有禁食的力量,過程中也曾有無法順服的軟弱,而後由個人私下的行動發展成團隊式的禁食。

 

十四天禁食

民國86年台灣信義會第三十七屆全省婦女靈修會在台南市舉行,我負責傳講「行軍禱告」的信息,會後需帶領與會的所有婦女,到台南市幾個定點為台南市行走禱告。想到要帶領一大群婦女進行屬靈爭戰實非易事,尤其許多年長的姊妹們平日不見得有屬靈爭戰的認知,也少有禁食禱告的操練與預備,帶領者的責任顯得格外沉重,那時主清楚的感動我當付上十四天、四十二餐的禁食禱告與守望,於是由八十六年七月二十三日至八月五日,與一位姊妹開始漫長、艱辛的十四天禁食,此外也有一些弟兄姐妹感動陪跑。

        第一、二天還好,第三天力氣就稍減了些,但我的講章預備的很順,很好。

第四天開始軟弱無力,聖靈說:「能力就在你裡面,已經給你了!」果然,我就感覺自己很有體力,這是主的恩典,感覺禁食其實很方便,省下吃飯,時間就增加了。我求主賞賜能持續到八月五日上台傳講信息及行軍的體力,主就回答說:「沒問題!」

禁食時,口腔通常會有一股臭氣以及苦澀之感,需一直補充水分。這個下午頗覺無力,只好謙卑來到主前,承認自己的貧窮與一無所有,求主憐憫,好叫祂的能力覆庇我,因力氣也是神所賞賜的。

牧師見我虛弱非常,決定每天早餐陪我一起禁食。

此時,仇敵攻擊我說:

「為什麼要禁食呢?真是無聊!」

但若真是無意義,惡者何用如此大費周章,浪費唇舌地發動攻擊呢?

        第五天連坐著的力氣都沒了,牧師為我禱告後,就有力量進來,他成了我的遮蓋。主也賜下話語:

「你要什麼,我必賜給你,你求什麼,就是國的一半,也必為你成就。」(斯56

「我口所出的話也必如此,決不徒然返回,卻要成就我所喜悅的,在我發他去成就的事上必然亨通。你們必歡歡喜喜而出來,平平安安蒙引導,大山、小山必在你們面前發聲歌唱,田野的樹木也都拍掌,松樹長出代替荊棘,番石榴長出代替蒺藜,這要為耶和華留名,作為永遠的證據不能剪除。」(賽5511-13

我求有禁食的恩賜,且八月五日在講台上大有能力,聖靈充滿,眾人聽了能扎心,使行軍禱告大有功效。

但這一天卻發覺我的雙腿有些部分開始紅腫了,求主醫治。

 

        第六天,讀經時,見參孫死前所殺的人多過生平所殺,是因他求主再一次給他力量的緣故,我就求神賜下十四天禁食禱告的力量。

傍晚牧師扶我在附近散步,我彷彿八十老婦般舉步維艱,預嚐衰老的滋味,與八十五歲還強壯如四十歲的迦勒(書146-12)恰好相反。

到了晚上,混身不舒服,不僅噁心想吐、頭昏、皮膚發癢、發燙,甚至有愈來愈烈的趨勢,無論仰躺、側睡,都極其痛苦難受,聽著客廳裡傳來一位弟兄暢談他的高爾夫球經,以及孩子們快樂玩耍的嬉戲之聲,不禁向主呼喊:

「主啊!我已盡力了,從先前六天每天禁食二餐,到二十三日開始的六天,每天禁食三餐直到現在,若你要我繼續下去,就得給我力量,否則我已沒力氣了!」

那時,就讀小學五年級的老大約伯來為我打氣,他禱告說:

「主啊!幫助媽媽不要半途而廢,求你給媽媽力量,讓媽媽能持續下去。」

我掙扎許久,想放棄了,想開始進食了,也想告訴禁食的同伴說:我要放棄了!但顏牧師正與一位弟兄在客廳談話,不好讓他們知道,也不好影響我的同伴,只得作罷。幾番掙扎後沉沉入睡,又反覆醒來,突覺風平浪靜,甚至有安息之感,彷彿最痛苦難行的路段已過去了!事後知道我的同伴也有類似的掙扎與感受。

 

第七天感覺大有能力,不僅能打球,還能清掃庭院中的花瓣與落葉,陪幾位國中生做點心,她們竟然全都決志了。晚上禱告會中,大家都為我代禱能有力氣與恩典。異象中見耶穌為我釘十架、流寶血,感覺主真是愛我,為我受苦。又看見主在我前頭,我們如鷹展翅,一起在空中上騰。

 

第八天整天服事不停,疲累、虛弱到了極點,半夜還被主叫起來為許多人代禱,真是不容易。

第九天有好幾位肢體陪跑,我累到坐不住,甚至噁心想吐,難過至極,會友立刻跑來關心、代禱,叫人感謝不已!

 

第十天感覺常聞到食物的味道,整個肚子有如虛空的虛空,因等不到食物,我的胃液與酸水在媕Y如洗衣機中之衣物般翻騰、扭轉不已!只好求主代替我的軟弱,擔當我一切的疾病,並希望日子能速速過去。

 

第十一天,顏牧師到以色列研習二十八天,他擔心我是否承受得住。但我竟能打球以及處理一些教會的行政雜事。晚餐還煮紅燒魚,幫小女兒挑魚刺,凡聽見之人都直呼殘忍,但媽媽豈能不顧念孩子的需要呢?

   這一晚無法入睡,因已瘦成皮包骨了,屁股、尾椎上的肌肉都沒了,連躺臥都痛得很,連自己身體的重量都承受不住,此時的我總算稍能體會到癱瘓者的痛苦。         

           第十二天,全身無力,極其痛苦,主日崇拜時支撐不住,只能趴在椅背上,感覺心臟連跳動之力都沒了,一位素來注重美食的會友見狀表示要陪我禁食兩天,我喜笑不已,心臟就再次踴躍起來。

       這個早晨我負責主日講道,上台時體力、精神都還不錯,但講完、下台,又沒力氣了。下午女兒為我整理行李,陪我到超市買東西並幫忙提重物,走著走著,我的肚子突然餓的受不了,她立刻當場按手在我的胃上為我禱告,當下我的飢餓奇妙地立時止住,她就佩服的說:                          

       「媽媽好厲害,真有耐力,可以撐這麼久!」

          但主才知道我的貧窮,若非祂,我怎能持續到如今? 

         這幾日,皮膚開始長出奇癢無比的小疹子,頭皮、脖子及髮梢處都甚嚴重,真是痛苦。

但無論如何,黑夜即將過去,黎明也將來到了。

 

8684   想到明天就可吃東西了,心中開始有盼望。上午無力時儘量臥床,有體力時就起來收拾行李,並到台南加利利祈禱院參加第三十七屆婦女靈修會,原先以為連上車、坐車都承受不了的我,竟能一路興緻高昂的往南而去,看見嘉南地帶愈走愈寬闊,如一百八十度般毫無遮攔的遼闊視野,與令人心曠神怡的湛藍天空,此時,聽見主說:

   「因我的手幫助你,你就得以堅強。」(7:28)

原本緊張的我,心裡因此得著極大的釋放。

靈修會中人來人往的吵嘈聲叫人難以入睡,我的疹子,又癢又痛,擦什麼藥都無效,叫人難受至極,一邊預備信息,一邊拚命的抓,還得為整個大會與許多事禱告,整夜半睡半醒直到天明,清晨打電話回烏日,與兒子約伯在電話中一起禱告,我的脖子和後腦又開始發癢,腿上又被山區的餓蚊猛轟,辛苦不堪,一位姊妹熱心拿藥來給我擦,減輕許多我的痛苦。自己內心頗為懷疑如此虛弱無力,豈有爬上講台傳講信息的力量?

    中午一點半由加利利祈禱院出發,所有的姊妹們分乘兩部遊覽車,來到台南市的善牧堂,一路上天氣非常炎熱,我的上唇乾癟地緊貼在牙床上,需吃力地將它推開,才能好好說話,那裡的講台既小又窄,稍往後站,整個人似乎就會傾跌下地,我的大聖經佔滿了整個桌面,得用手壓著,書頁才不會隨風翻動,而左邊又有麥克風擋著,連翻聖經都非常困難。

    但弟兄姊妹坐在台下為我代禱,甚至有專程由烏日趕來為我守望禱告的,我在台上看見他們,整顆心就喜樂起來,那種被愛的感覺真好,也覺同工如群鹿般一起奔跑的景況實在美好,講完下台時,力氣幾乎用盡了,也覺心臟似已無跳動之力,氣都快喘不過來了,感覺那坐落第一排的講員座位,彷彿天邊之遙般難以走回。

    教導後,眾人搭乘遊覽車,依屬靈地圖前進,到幾個定點下車,為整個台南市行軍禱告,主就應許台南市會有大復興臨到。

    十四天的漫漫長夜,終於如主所說的順利過去了,整個聚會非常的有聖靈的同在,我的身心靈都舒服多了,事後也陸續傳來主在台南開福音之門的回音。

 

   之後在一個特會當中,聽見主說:

   「準備禁食四十天!」

   我驚恐掙扎地喘不過氣來,只好跟主說:

   「主啊!你知道我沒有力量且絕對做不到,我是如此軟弱、有限,但若你堅持要我如此作的話,我也願意順服!」

   此時,主就說:

  「算你一天抵十天!」

   表示我若禁食四天,主就算我是禁食四十天,我的懼怕從此得到極大的釋放,再也不害怕四十天禁食了,因主已給我所需的恩典。

 

軟弱

88921中部大地震的前夕,聖靈提醒我,要我禁食三天,但並沒告訴我為何事禁食。到了第三天的晚上,因這一天是顏牧師的生日,且為了慶祝我的老大、老二順利通過考試,進入理想的高中、國中就讀,顏牧師的姊姊熱誠地請我們吃晚餐,我思想不出三天禁食之因,於是在最後的晚餐中放棄了堅持,大人、孩子們歡歡喜喜的飽食一頓,稍稍放鬆多日來緊繃的心情。

半夜一點五十分時,沒想到天地整個劇烈搖晃起來,我在睡夢中被這前所未有的七點三級大地震震醒過來,聽見外頭一片驚慌與沸騰的呼喊,以及地吼聲中夾雜著的遠處大樓玻璃鏗鏘碎裂的聲音,感覺那些碎片好像全扎在我的肺腑心腸裡,我在天搖地動之中向主懊悔,承認自己的無知與不順服,若我能全然回應主在我心中所發的呼召與感動,是否這場災難就可免去或是稍稍減輕些?是否當我肯堵住這地、這民的破口,主就會將祂的怒氣轉消,不再用地震來審判這地?而是以慈愛、憐憫臨到我們?

無盡的懊悔中,敞開教會的大門,迎接、安頓一波波湧進來驚惶失措的鄰居與弟兄姊妹,眾人都擔憂不已,因許多人的老家或父母、家人多半在南投、埔里一帶,我再一次補上我的禁食禱告,並仿效倫敦之例,於五點多天亮之時,與顏牧師一起澆油在聖光堂的土地上,代替大台中地區以及台灣全地作認罪悔改的禱告,求主赦免、醫治這地,主說:

「許許多多的人在斷定谷,因為耶和華的日子鄰近斷定谷,日月昏暗,星宿無光,耶和華必從錫安吼叫,從耶路撒冷發聲,天地就震動,耶和華卻要作他百姓的避難所,作以色列人的保障,你們就知道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珥314-17

又說:

「你們要為那城求平安,為那城禱告耶和華,因為那城得平安,你們也隨著得平安。」(耶297

「耶和華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你們要呼求我,禱告我,我就應允你們,你們尋求我,若專心尋求我,就必尋見。」(耶2911-13

不久,地震果然止息,再不久,有消息傳來說,就在我們澆油的同一時刻,震央已由南投、埔里一帶移向阿里山的山區去了。

從此,我學會當主說「禁食」的時候,就不要問為什麼,只要順服,不久主自會顯明禁食之因為何,也體會到若能禁食是出於恩典,人自己沒什麼可誇之處。

 

禁食過程中當同工變為同攻時,殺傷力就甚強,若大家能同心,抵擋仇敵的力量就大大加增,此外,個人的力量極其有限,大家一起輪流禁食比單由一個人負全責容易太多了,所以到了後來,我們很自然地發展出輪流與接力式的團隊禁食禱告,早餐的禁食由凌晨十二點到中午十二點,午餐禁食由十二點到傍晚五點,晚餐禁食由五點到凌晨十二點,禁食時除了喝水之外,什麼食物都禁戒不吃,盡量專心代禱。理論上而言,只要有三個以上的人願意付代價,24小時的屬靈防護網就可建立起來。聖光堂負責的連鎖性禁食禱告,以民國888月在日月潭舉行的第三十九屆婦女靈修會的一百一十天的全省性禁食禱告最具代表性,所得著的醫治、釋放與突破性的更新與突破最為明顯。

 

百日禁食

八十八年四月二十六日,在一個特會當中,聖靈感動我,推動「百日禁食」,當自八十八年四月二十六日晚餐至八月四日中餐,為我所負責的台灣信義會第三十九屆全省婦女靈修會能順利進行,且眾人能得著醫治,付上禱告的代價,那個晚上我和顏牧師等一共五個人開始啟動百日禁食的列車(後因改期到12-14日舉行,所以實際上禁食了一百零八天)。

 我既興奮又懼怕,興奮的是:可以用百日禁食串連各地區眾教會的弟兄姊妹,懼怕的是:萬一沒有人呼應,我豈不是要一人包辦所有的禁食,那怎麼可能呢?求主憐憫我!但若推動成功,必有許多人得著醫治,台灣信義會會成為真正無牆的教會,整個靈修會必滿了聖靈的醫治、恩膏與同在。最重要的是:百日禁食是從聖靈來的策略,不是出於我的意思,我只是照辦,如過河卒子般往前,行祂所喜悅的事而已!

次日我們決定由我負責禁所有的早餐,有三人輪流守望午餐,晚餐則由牧師負責,「百日禁食」的第一、二天都有人負責了,我們求主每日預備接棒之人,期盼能推動順利,各教會同工都能同心配搭,好使大家能一起完成主所吩咐的一切工。

    一位雖懷孕四個多月仍努力配合中餐禁食的姊妹,五點一過,和我的兩個女兒三個人一口氣就吃掉七個包子,可見為了靈修會,連懷孕的都付上了極大的代價,耶和華我們的神,那暗中察看的豈會不紀念?所以這孩子出生後成了非常好帶、人見人愛的孩子,此外聖光堂姊妹們也都加入,禁食的人就多了起來。

四月二十八日晨禱中主再次堅固、激勵我說:

「孩子,你是我所喜悅的,我必與你同在,不要擔心、害怕,凡你所做的會盡都順利,百日禁食也會順利,必加添顏色給你,使人看見就希奇、驚訝說: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復活的神蹟如今將成就在聖光堂了!這就是我的應許,是給聖光堂的,我應許要復興了,就是現在,不再延遲,我已等候多時,如今就是了,有光要從黑暗中發出,是極大極強的光,要照亮這黑暗的大烏日地區,甚至鄰近鄉鎮都為之震動,眾人將如同五旬節的人一般,停下手中的工作互問:『發生了什麼事?』且來到聖光堂觀看我的作為,有許多奇蹟將要發生,瘸腿的可以走路,瞎眼的得以看見,有病的得著醫治,我的工作無人能阻擋,聖光堂會成為那可喜悅的,可愛的新娘,我迎娶的時候已來到,天地都要為之歡喜快樂,因為羔羊迎娶的時候已來到,那燈中有油的、等候我的童女,可以進來與我同享婚筵了。」                           

我歡喜領受主的應許。

台灣信義會台中地區的牧師、同工們特別為我們代禱:能順利推動中區姊妹們一起加入百日禁食的行列。他們持續為我們代禱,是我們極大的福氣與恩典,我們才能在穩定中前進。後來中區五個教會各認領三週輪流禁食守望,牧師們都支持,我們分配好依聖光堂、慕義堂(含主恩堂)、基督堂、真道堂、永生堂、聖恩堂(台中路德會的姊妹教會)的順序輪流接棒禁食,一共三個回合。為預防掉棒之事發生,由聖光堂負責全程看守,也就是說聖光堂的弟兄姊妹需負責為期一百天,每日三餐的禁食,這是非常不容易之事,因我們是最小的教會,會友人數稀少,所以全教會的人,無論年長、年幼,甚至懷孕的全都上陣,但恩典與祝福因著弟兄姊妹肯順服,就豐富的臨到,聖光堂因此成為一個禱告、蒙福有信心的教會。

 

五月二日禁食進入第六天,有的弟兄姊妹已支撐不住,但也有新人加入輪流守望。我求主給足夠的承受力,好叫我能在眾教會中行走,主就回應:

「你會大有能力與恩膏,我必堅固你的手,使你能做成一切我要你做的工,不要擔心,必賜力量給你!」。

雖在忙碌中,我仍盡力預備午餐,因顏牧師每晚禁食,希望能幫他多補充些營養,以免他的身體受到虧損。懷孕的姊妹今天全天禁食,除了為靈修會守望之外,也對著自己的家門努力地重建城牆,盼望先生能早日信主,相信主必垂聽她的懇求。

 

整個籌備過程中,身為負責人的我常需額外的三天、五天禁食看守,為百日禁食能順利推動到各區,也為所有同工與行政事務能順利進行禱告,求使我有領導的恩膏,有力量勝過各樣難處,也感動人成為我的幫助者,有總務、場地等甘心樂意且主動協助的同工,希望靈修會順利,與會者都得醫治且有神蹟奇事發生。

主應許:

「凡求告耶和華的,就是誠心求告祂的,耶和華便與他們相近,敬畏祂的,祂必成就他們的心願,也必聽他們的呼求,拯救他們。」(詩14518-19

「必給你勇氣、膽量,你的眼目會十分明亮,心裡不要著急,必與你同在,所需的同工也都會預備好。你會帶的很好,因為我是與你同在的神,你必喜笑,歸榮耀給我,也必看見勞苦的功效,且心滿意足,因我是與你同在的神。」

「會眷顧你的腳步,使你行路穩妥,而且行走在豐盛、滿是寶盒的路上。」

                                  

「百日禁食」第一週(四月二十六日至五月一日)聖光堂負責,第二週(五月二日至五月八日)由慕義堂接力,感謝主大家接的很好,五月七至十日聖光堂多位弟兄姊妹都先後加入禁食禱告,禁食的勇士大大加增,為我們打了一記強心劑。

我們的棒始終沒有掉,感謝主!後來甚至擴大到全省各台灣信義會教會,許多年長的媽媽們興奮的回應說:「我們參加婦女靈修會三十多年以來,從未有過這樣的連鎖接力禁食。」

她們很盡力且單純地投入,叫人為她們感動驕傲不已!

當時靈修會中的講員之一,苗栗禱告山的戴義勳牧師1999113日回應說:

    「感謝主!台灣信義會婦女的靈修會是神興起的一個單位!感謝主,88年姊妹們在日月潭有一個很成功的靈修會,這真是神奇妙的作為,我們實在看見了神榮耀的同在滿滿在其間。

    回顧靈修會之前,顏師母帶領同工們做一個具體的禱告,宣告說:這是一個成人、兒童五百人的盛會,這實在是一個很大膽的禱告!不過,正因如此大膽憑信心的禱告,神就成就了!使我更感動的,是顏師母在大會的前一天帶領同工們到日月潭靈修會場地─青年活動中心,繞著活動中心禱告,如同以色列百姓繞耶利哥城一樣,很具體地向神禱告,並且以橄欖油為會場及服事的大人與孩子抹油,以至於讓聖靈能夠很自由運行在其間,果然眾姊妹們,也能夠繼續在那個地方很美地服事。

    另外,大會同工們在每一天的會前都有很熱切的禱告,甚至於禁食禱告,有這樣厲害、猛烈的禱告,聖靈當然會很自由地運行在其間。在大會同工有這樣的預備之下,我們被邀請去服事的人,在台上傳講信息時就感到好容易,我的同工在台上帶領敬拜時,很容易感受到聖靈就在其間運行。因著大會同工們預先的禱告,我們的服事就好像導管一樣,不但從寶座有神的話語下來,聖靈的能力也降在眾姊妹身上。尤其可貴的是,許多同工們的另一半及孩子也來支援這個工作,當我們有機會為他們進行個別服事時,聖靈也作奇妙感動的工作。可見禱告的預備是何等的美又有效果!

    從歷史來看,整個教會的復興是離不了禱告的,尤其那猛烈的禱告,厲害的禱告,並且具體的禱告,付代價的禱告,實在是帶來非常優美的聖工果效!我們這次的服事感覺到愈來愈輕省容易,原來就是靈修會姊妹們付那樣多代價的禱告所得來的效果。這個效果不只是停留在婦女靈修會而已,我深深感覺到這個效果繼續流到眾姊妹自己的教會,好像滾雪球一樣;這一切都因同工們之前的屬靈預備,實在很感動我們,也激勵我們!

    為了迎接公元 2000 千禧年,這一次信義會又要推動百日跨年禁食禱告,這本來是不容易推的聖工,但卻看見信義會台中區已經有那麼多的教會參與,使我非常地感動!想必台灣信義會一定也已經動了起來。我們實在看見聖靈復興的火已在台灣信義會點燃,深信台灣信義會的大復興必然會臨到!甚願不但是台灣信義會得著了,願神將復興的火苗透過台灣信義會也能夠延燒到台灣的其他眾教派,使我們能速速迎接台灣全面性的大復興,願神施恩賜福!」

 

婦女靈修會之後,我又推動台灣信義會台中區各教會一起為迎接復興的百日禁食,看見禱告的火由個人擴大到團體,且持續不斷的延續到第四十屆以後各屆婦女靈修會以及中區各教會當中,甚至延伸到海外凡有需要的弟兄姊妹身上。

感覺到當我們願意在禁食禱告上付代價時,主也會以我們所渴望的回應我們。不僅使我們靈裡更敏銳,也會更加清楚聽見神的聲音,明白主的心意。

一位從無禁食經驗的姊妹,為了自己的疾病與丈夫的困難感動禁食七天二十一餐,我們生怕她會受不了,擔心地要她先禁四天就好,但她卻面不改色的只在最後一餐稍有飢餓感而已,相對於有時禁食會軟弱到幾乎死去活來的我,主有時就會如對待孩子般鼓勵我,好使我能上路。

 

有一回主說:

「今天禁食一整天,我會給你獎賞。」

我像孩子般一聽到有獎賞,就歡喜禁食一整天,滿心期待並因著揣測即將收到的禮物內容而興奮不已。

沒想到第二天一早起來,聖靈在我心中說:

  「繼續禁食兩天。」

 捨不得即將到手的禮物不翼而飛的我,只好順服,乖乖地忍受寒流來襲中,身體飢餓、體溫下降之苦。有人問我此次禁食之因,我雖尚不清楚,但知不外是堵住弟兄姊妹的破口,分擔他們的重擔。

第三天外頭傾盆大雨,我感覺特別軟弱,全身發冷、力不能勝甚至到幾乎虛脫、休克的地步,晨禱中大家為我迫切禱告,求主加給我力量,此時牧師感動為教會的一位需開一個多小時車程上班的姊妹禱告。

「求使她開車順利,平安不出車禍。」

我則感動為她、她的先生和兩個兒子禱告,大家都同聲阿們。

九點半左右感覺舒服多了之時,這位姊妹打電話進來,我才明白原來今早她冒雨開車到學校,邊開邊想到兒子要冒雨出門上學,擔心之餘就打手機回家交代一番,沒想到講完時,因著放手機的動作導致汽車的方向盤傾斜,她連人帶車地衝進離學校不遠的田裡,汽車翻摔成四腳朝天躺臥在爛泥之中,前座的擋風玻璃都碎裂了,她整個人被安全帶綁著懸空倒吊在椅子上,雙膝跪在碎玻璃之上,情急之餘只能呼喊:

「主耶穌救我!」

那時,主不僅聽見了,甚至感動晨禱中的我們,在教會為她的平安代禱,學校裡的校長、主任、老師們全都跑來幫忙,附近耕種的農夫也趕來,大家合力用棍子將汽車翻回路上,校長心想:這車禍如此嚴重,車中之人必非死即傷,於是大呼:

「快打電話找救護車!」

沒想到她從泡水車中爬出來說:

「不用了!」

眾人都希奇驚訝她全身上下只有一點擦傷,雖有驚嚇,主卻保守她有平安,我們一起向主獻上感謝,主就應許說:

「你出你入,耶和華必保守你,從今時直到永遠!」

異象中看見她如騎腳踏車的小孩,會漸漸上路,進入穩妥的恩典,也見有雨傘撐開,表示主會成為她的遮蓋,此時我總算明白,原來這次主要我禁食的目的,是要補她的破口,今早我所有的寒冷與不適,就是體會她困等救援的心情,而聖靈是掌管全局的那一位,我們都為主的作為與同在感動不已,也深盼自己更能成為主所信任、與祂完全配合的人,好叫祂的工作能持續進行不受到任何攔阻。

 

最特別的是一位弟兄,信主前曾有十二年的學習通靈經驗,一信主就操練禁食,受洗前還整整禁食三天,才接受洗禮,難怪一信了主,從前打牌、玩股票的習慣都完全改變,真是奇妙!

直至目前我們已發展成整年不間斷的禁食,大家輪流禁,既輕鬆又容易,二十四小時都有人如保全系統般緊密看守,輪流警醒,再也不必受苦了,這就是同心合意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