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再 次 上 路

 

l         524

 

「耶和華卻聽義人的禱告。」(箴15:29)

異象中見唸國一的女兒顏訢手捧晶瑩的大水珠,小心翼翼的前進,知道當我們出國期間,她會起來成為照顧家裡的好幫手。

見我在倫敦的車站購票,票務人員遞出票來。

 

見三十一日的機票劃 ×。見一些攔阻除去,許多物資源源不絕的進來了,我很容易地跨過所有障礙,打開柵欄,走出欄外,坐上馬車到地極去,心中清楚出發的時刻已到了。為機票禱告時,見「OK」兩個字大大的彰顯出來,直直的鐵條扭彎了,感覺每樣需要與東西都「OK」,主已用大能大力將許多情況改變為我們效力了。

 

見我坐在火車中喜樂地前進;我將高爾夫球打的又高又遠,得心應手在各方面;見開啟歐洲各國的鑰匙已經給我,我如滑雪下坡般快速、順暢。感覺雖仇敵不斷叫囂、恥笑,但主卻垂聽我們的禱告。

 

十點多旅行社問我是否要確定五月三十一日馬航倫敦的機票,我裡頭有「不要」的聲音,於是憑信心走險棋,在無其他機票回音的情況下,將之取消並求主預備所需,主說:

「早就為你們保留、預備了機票,下午會有回音,會祝福你們在信心中行走的更好,也會給你們更大的恩典,總會會成為你們的祝福,且會幫助你們前進!」

下午旅行社果然確定了機票,我們將於五月二十八日搭乘荷蘭航空,由台北飛阿姆斯特丹再轉機至巴黎,六月二日搭歐洲之星到倫敦參加禱告高峰會議,十四日飛挪威的斯塔凡格,二十四日赴阿姆斯特丹,再到德國去,最後由德國的法蘭克福回台北,算算兩個人至少得花三十多萬,阮囊羞澀的我們只好求主預備這龐大的天文數字及一切所需。

 

l        525

 

想到主是否真要我們上路?心中難免有些懷疑,因此行花費甚鉅,臨出發了還不知當去德國那個城市,柏林?還是漢堡?也不知住處在那裡,而阿姆斯特丹、巴黎等機場素以複雜聞名,連歐洲人都很容易走失,我們這東方人-如何能順利轉機?五個國家的詳細行程如何安排?三個孩子在家是否能適應?特別是年幼早讀、才國小二年級的女兒顏歡----?感覺要在許多不可知中摸索前進,真是需要主的憐憫與清楚的指引,但主回應說:

「你們放心!是我,不要怕!」(可6:50)

感覺我們將如鷹展翅上騰,而主則是在前頭領我們飛翔的那一位!

「我的神必照他榮耀的豐富,在耶穌基督裡,使你們一切所需用的都充足。」(腓4:19)

 

感覺我們已走到地圖邊緣,準備開始與主一同探險了,但主應許一切都會順利,要我放膽前行,因祂必與我們同在,且在前頭為我們領路,領我們觀看西歐、北歐各國,使我們明白他們的悲哀,好醫治他們的國家與他們的歷史。感覺日子雖長,我們的道路也長,但主的手臂更長,從日出到日落之地,全地都屬乎祂,今天我們為主出門服事各國、各民,我的孩子祂豈會不看顧?相信祂必使凡事順利,使我們不至憂慮,也必牽引我們跨越各國的門戶與界限。

 

異象中見屬靈的奧林匹克大會開始了,各方好手湧向倫敦,各種比賽不斷進行,我所投出的標槍,竟飛越河海的上空,最後降落並射中倫敦。感覺主領我們到倫敦參與這屬靈盛會,後面的行程祂也會引領、安排,我的心有如清教徒發現新大陸般,為所領受的豐富興奮,且絕不懊悔宣教的探索與追尋。

出發前兩天確定了位於羅浮宮附近,每晚只要台幣兩百多元左右的巴黎住處。但我擔心教會與孩子能否適應甚至到胃痛的地步,丈夫為我禱告後,胃痛就止住了,異象中看見主的大手按在三個孩子的頭上,主說:

「難道我照顧他們不比妳照顧的還要好嗎?神蹟奇事將不斷發生在妳的家中,即使你們不在家,神蹟奇事也照樣會發生!」

看見我們過河時,就有橋為我們架起,行經陡峭的高山,就有繩索拋下使我們能攀爬而上,責任雖重,恩典更多,泫然欲涕的我就此放手,將三個孩子全然交在主的大能手中,滿心相信主必親自看顧他們比我照顧的還要好,於是不再為孩子憂慮了。

 

出發前買了幾本介紹荷蘭、德國以及歐洲鐵路的書,又再次閱讀「密室」一書,好對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的集中營的來龍去脈有更深的了解,此外盡量抽空陪三個孩子,儲存足夠一個多月的愛給他們,自己則是忙到連整理行李的時間都沒有。

 

l        62-4

 

由巴黎北站搭歐洲之星到倫敦。

主說:「你們的勞苦必不徒然,會滿有平安、順利、豐收、恩典與我的同在。」

我求主引導我們倫敦的兩星期,天天支出減少,收入增加,有天使接待並做成一切主要我們做的工。

異象中見主坐在高高的寶座上,我侍立一旁,主的靈如膏油般大大澆灌下來,又有方舟在我右邊,知道我們所做是為要拯救這世代失喪之人。又見我們彷彿搭世界的捷運、火車般,到站就下,為每一站禱告,一國代表一站,我們在這福音火車之上,繞著地球到處跑,到各地去為各國代禱。

見我們應當住一天二十英鎊的旅館,不要嫌太貴。

又見我在倫敦有站起來作見證的機會---。

 

由巴黎到倫敦,一路上陽光亮麗,白雲飄浮,享受在遼闊天地之間與時速三百公里的歐洲之星之上,不禁心曠神怡地哼起「別無他名」的詩歌來。

巴黎城郊原野上的河,與荷蘭的運河有幾分相似之處,如此一聯想,「荷蘭也會去」的感動就浮現心頭。

十一點四十四分,告別燦爛的陽光巴黎與美麗寬闊的法國草原,火車開始進入英吉利海峽的海底隧道,難以想像地在湧流的海水之下,快速奔馳疾行了二十分鐘才鑽出地面,且就此進入陰濕、灰暗的英國首都倫敦。我們拖著行李走出滑鐵盧車站,輾轉來到下榻的Leonard旅館,付了七天二百八十英鎊給應門的肥胖白人老婦,放好行李,來到睽違兩年之久的倫敦策略禱告學校。

 

幾位兩年不見的舊識乍然相遇,都高興地大叫起來,她們熱情地擁抱我,喊著我的名字。一位來自獅子山(Sirra Leon)的姊妹興奮地告訴我說:獅子山已和平無戰爭了,從前我們曾一起為她的國家內戰能止息禱告,如今聽見主的回應,叫人怎能不歡喜雀躍呢!

 

她覺得有時差是好的,如此全球的基督徒就能輪流起來,彼此守望禱告,我聽了,頗能認同她的看法,身上殘留的時差頓時消失不少。

聚會開始了,許多人揮舞著各國的國旗,來自全球各地的基督徒、代禱者齊聚一堂,在主前熱烈唱跳、敬拜,我像跋涉千山萬水,歷經許多艱苦才回到母親懷抱的孩子般激動、哽咽不已。

 

眾人同聲、同心為各國代禱,聲音如烈火猛然點起,又彷彿海水沸騰,大家唱起靈歌,如牧羊人般呼喊四方迷羊回到羊圈,見油潑灑出去,聖靈活水與火降下,屬靈的寒冷被驅除了,眾人同上信心之山,我彷彿行走在山邊高架上,雖路途艱險,內心卻甚喜樂。

主席茱莉姊妹在台上特地向眾人介紹來自台灣的我們,她強調我們是為歐洲各國代禱的台灣人,並當眾熱情擁抱我,全場頓時響起熱烈掌聲,無比溫馨自我們心底油然而生。

主說:

「孩子,我知道你一切的需要,必為你預備一切,不要擔心,我必同在。」

 

倫敦以馬內利教會的牧師邀我主日在他的教會作見證,兩年前主所說:「會再次回到倫敦當講員」的預言果然成就了。因著緊湊的行程,我連寫見證的時間都沒有,加上身體尚未從時差中調整過來,只好禁食一天,倚靠神的幫助作我這貧窮人的力量。

 

「耶和華說,因為困苦人的冤屈和貧窮人的嘆息,我現在要起來,把他安置在他所切慕的穩妥之地」(詩12:5)

   「神在其中,城必不動搖,到天一亮,神必幫助這城。」(詩46:5)

「看哪,我要作一件新事,如今要發現,你們豈不知道嗎?我必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因我使曠野有水,使沙漠有河,好賜給我的百姓、我的選民喝。」(賽43:19~20)

 

   「耶和華以色列的君,以色列的救贖主,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後的,除我以外再沒有真神!自從我設立古時的名,誰能像我宣告,並且指明,又為自己陳說呢?讓他將未來的事和必成的事說明。你們不要恐懼,也不要害怕,我豈不是從上古就說明指示你們嗎?並且你們是我的見證。除我以外,豈有真神嗎?誠然沒有磐石,我不知道一個。」(賽44:6~8)

親愛的弟兄啊,我們的心若不責備我們,就可以向神坦然無懼了。並且我們一切所求的,就從他得著,因為我們遵行他的命令,行他所喜悅的事。」(約壹3:21~22)

    「我們若照他的旨意求甚麼,他就聽我們,這是我們向他所存坦然無懼的心。既然知道他聽我們一切所求的,就知道我們所求於他的,無不得著。」(約壹5:14)

「向來你們沒有奉我的名求甚麼,如今你們求就必得著,叫你們的喜樂可以滿足。」(約16:24)

希望我的見證能帶來極大且深遠的屬靈影響。

 

第二天晨禱時,見我站在一扇又大又寬的宮殿門前,感覺主已敞開歐洲之門,使我們得以進入,主說:

「門已開了,你儘管走進去,見證會很好、很順利,會有機會寫見證,禁食禱告也會成功。」

知道有許多豐富已為我們預備了,許多人會因著在靈裡看見我所做的,就愛我,甚至跟隨我的腳蹤而行,看見跟隨者中,黑人、白人、荷蘭人---,各色人種都有,倫敦不過是個開始,為萬國的醫治代禱隨在後頭。感覺主願意使用我,是何等恩惠之事,渺小的我實配不上如此豐盛恩典。

 

打電話回台灣,請教會為我代禱,而我們也同步為教會禁食守望。   

見許多的「×」都轉變為髮辮上的漂亮交叉髮結。

見沙灘有許多人躺臥,享受海邊的陽光、微風與悠閒。

           見我對著牆壁練習打網球,後來上場,能與對手廝殺了。

           見我摘芒果,又行走在羅浮宮般的宮殿中,身後有一大群各色人種跟隨,感覺聖靈會大大充滿我們。

           見滿園花朵盛開,我行走其中,採擷並將花捧在懷裡。

           

見如摩西般,長途跋涉後,終於來到西乃山下。

           見跳過柵欄,突破限制,進入寬廣之地,致死驕傲的仇敵,扭斷蛇的頭。如參孫般掙斷手腳的縛繩,起來活動,又如大衛般甩石而出,制服敵人。

           見如波浪般揮動彩帶,跳舞主前,向主表達我的愛慕與渴望。

此時茱莉上台唱靈歌。

 

敬拜中,見我手中有推進筒般的小火箭,優雅輕推中,火箭就射了出去,見我束緊袋口,將列國裝入袋中扛在肩背上上路,列國是我的負擔,以致需在列國中行走。我跪在主前,將列國獻上給祂,看見我的禱告如香嬝嬝上升到祂的寶座面前,又撒種在地極的田裡,收割其中所生長的作物,將之獻給主。

主要我不可輕忽,且相信祂的確呼召我到萬國去,為萬國代禱。

           見聖靈如消防水柱般噴灑眾人,有鑰匙為我將門開啟,我得以進入,一窺聖靈的殿堂與奧秘。

           見有機關槍在我手中,我不停掃射;又在暗夜黑街中,領人行走,指引人穿過黑暗,進入光明、豐盛、可喜愛的草原當中。

           見英國皇室家族謙卑與神同行。

見在靈裡不停地向德國招手,而後天窗敞開,許多豐盛由天上傾倒下來,我如溜滑板般順利地前進。

 

第三天到以馬內利教會時,見他們每主日早晨為所派至世界各地的宣教士守望禱告,求主堅固他們,使他們有力量事奉,叫人印象深刻。

教會也有同步即席翻譯成三十五國語言的服務。

為講員代禱時,感覺有恩膏流了過來,彷彿電流般上下數回在我身上。

一位認識的新加坡姊妹迎面而來,歡喜地擁抱我,她竟然還記得我的名字。

感覺主的愛充滿在這教會當中。

 

我上了台,面對數百位來自各國的基督徒,原先的膽怯與害怕忽然間全一掃而空,心中深刻體會到:

「原來耶和華看我為尊貴,我的神也成為我的力量。」(賽49:5)

我代表烏日聖光堂向台下的弟兄姊妹問安、致意,眾人聽見兩年前,主如何差遣我由台灣來到英國服事都覺希奇,看見主果然與我同在,都歸榮耀給主,數月之後,有台灣同工到德國時,還被人詢問是否認識一位叫Miriam的師母?因那德國人當時也在台下,深深被我的見證感動呢!

會後,一位德國姊妹向我致謝,她歡喜我能奉差遣繼續到德國去為德國服事,因德國有敵基督的靈,她建議我可到柏林看看,因柏林是全德國最多集中營的城市。

 

晚上帶添祥到西敏寺、大笨鐘、國會大廈一帶參觀,看著泰晤士河,以及河中燈光明滅的倒影,心中真是百感交集,兩年前主所指示的:

「將來會領先生來看澆油之地與河」的話語,今日果然應驗了。

 

 

l        66  舊地重遊

 

下午應禱告學校之邀乘船遊泰晤士河,茱莉說:

「你一定會很喜歡再次重遊舊地的!」

集合時,赫然發現,應邀者僅有少數幾位而已,除我以外,皆為此次大會從世界各國邀來的著名講員,如美國的Ed Delph,飆高音且大有醫治恩膏的Vicki Jameson-Peterson、印度的Dr. Raju Abraham、阿根廷的Ed Silvoso---等。

 

上了泰晤士河上的豪華私人遊艇,發覺船上竟架起攝影機,對著大家拍起談話性節目來,偷偷用眼角餘光掃瞄在場每一位講員的我,有如鄉下孩子般緊張、跼促不安甚至無地自容起來,暗暗擔心萬一鏡頭轉過來,主持的茱莉突然拿問題問我時,自己這結巴、彆腳的台式美語,如何與這些高雅、訓練有素,面對鏡頭侃侃而談,天生舞台人物般的世界級講員相比?何況還有攝影機對著將過程全都錄-----!

主卻安慰我說:

「不要害怕,他們會對你很好,你也會有很好的表現!」

我忐忑不安地瑟縮一旁,希望沒有任何人注意到我的存在,鄰座一位講員好意地請我取用餐點,我因中午需禁食守望緊張地加以婉拒。

 

看著大家愉快的一邊錄製節目,一邊輕鬆享用英國式午茶,不知不覺間,遊艇已小繞河面一回,最後停泊在國會大廈附近,兩年前我澆油入河之處。當船一停妥,大家很自然地陸續上到甲板上觀看巍峨聳立的國會大廈與泰晤士河的美麗風光,我也跟著由河上遙望不遠處人車川流的西敏橋,忽然間,茱莉靠了過來,輕聲問我:

「你是一年前來澆油入河的嗎?」

我喜樂、自然的回答她的問話,並應她之請告訴旁邊一位講員關於這事的來龍去末,之後茱莉請阿根廷講員Ed Silvoso為我禱告,禱告後我才發現這一切都攝錄下來了,奇妙的是,我所擔心的事一樣也沒發生,而他們所以邀我參加,乃是因為澆油入河之事對英國而言極其重要,這段影片也將在日後的倫敦基督徒大會中公開播放出來。

半年後,還有倫敦禱告團體的負責人e-mail 給我,告訴我:有許多英國人一起在泰晤士河禱告了好幾個月之久,始終無法得知達賴喇嘛究竟在泰晤士河做了些什麼,而那失落的最重要的拼圖塊,藉著我的見證,他們才得一窺上帝大能作為的全貌,她誠摯邀請我再赴倫敦時一定要與她見面----。

 

主賞賜我們許多恩典:有人義務幫我將代禱信傳回台灣;又感動人主動邀我們特會結束後住她家,主所說:

6月9日以後,會有英國式的寬大房子為你們免費預備。」

 

這應許果然成就了,我喜笑不已,感覺在這異地他鄉,主也為我們預備接待之人,難怪旅社要拒絕我們9日以後的續住,我們的支出因此減少許多。還有人供應我們飲食、為我們奉獻等等,其中一位是來自劍橋的大學教授,他只有兩天的空檔可參加高峰會議,當他進到會場時,正巧坐在我們後面,甫一坐定,立刻聽見聖靈清楚的說:

「為前面那兩個人奉獻。」

 

不知整個來龍去脈的他,有顆順服的心,會後立刻找我們交談,想知道我們是誰。同樣一無所知的我們,單純地因著他有需要就服事他,為他按手禱告,與他分享所看見關乎他的異象,因著聖靈的觸摸與同在,他全身劇烈顫抖不已,第二天回劍橋之前,他遞給我一個寫著我名字的信封,就轉身而去,我打開一看,赫然發現裡面有好多英鎊,他要我們放心收下這筆不小的數目,因這是出於聖靈的感動。

聖靈奇妙、主動的看顧真是好的無比,叫人不禁由心底發出由衷的讚美。

 

晚上聚會禱告時,看見自己在荷蘭、德國栽種秧苗,挪威之行也成幫助,萬國萬民一起在草原上歌唱跳舞,我在其中喜樂地穿梭舞蹈前進。Ed Silvoso要非倫敦人為倫敦的百姓按手禱告,他引領大家向倫敦城宣告,斥責倫敦城的仇敵離開,大家也同心向主呼喊,求主動工在倫敦當中。

感覺大會要我們從各個角度具體的為倫敦與英國代禱的安排甚好,大家為英國的國會議員一個個提名禱告,求主使他們能脫離金錢、淫亂與世界的捆綁,為主所用,為主發聲。

 

有個下午則繞著白金漢宮,為英國王室家族行走禱告。

另一回到倫敦最熱鬧的Picadilly Circle區,許多年輕人鈞集之處代禱,求主將歐洲的年輕人由淫亂、盲從、墮落的深淵與世界中拯救出來。

還有一日為歐洲的基督教電視、媒體代禱。

 

也曾到如中國市集的Cadem town區,白人教堂與黑人教堂壁壘分明地對立於街角,一位來自蘇格蘭的白人稅吏當街跪下,向同來的黑人姊妹認不能彼此相愛,種族優越、歧視的罪,另一位來自傳統教會的姊妹也認自己狹窄,厭惡靈恩教會的罪;我領大家唱「我們在靈裡合一,在主裡合為一」(We are one in the spirit, we are one in the Lord---)的詩歌,大家當街跪下,為黑人、白人種族、教派能和睦、一起向神仰望。

感覺大復興真是要臨到倫敦了。

 

會議結束後,正巧是端午節,我們搬到倫敦東方的接待家庭,享受漂亮花園中的英國式早餐,中國式的粽子,以及賓至如歸般的待遇。

英國籍的男主人開車載我們到曾屬女王的領地,那些一般只知群集西敏寺、國會大廈的觀光客不會到的地方,在這純英國人保有他們真正英國式寧靜、安詳生活的郊區,屬於現代的我們盡情享受那舊日王公貴族們的悠閒與愜意,坐在優雅、寬闊的青翠草地上,看著觸手可及的可愛麋鹿和處處高大挺拔的綠蔭,這些電影中常出現的中古世紀景緻,以及異象中常出現的風光,沒想到竟真實地存在這裡,我幸福地置身滿是黃、白、紫色的小花叢中,拍了好多相片,滿心感激地向領我們來到這地的男主人致謝。

不久又來到Maldon一處有大湖連接至海的公園。

 

向晚時分,許多高大、歐洲中古式的船隻,在成群水上覓食的海鷗穿梭、引導之下,一艘艘由海上歸來,那壯觀、雄偉的場景,令人有置身北歐的錯覺,海鷗們翱翔歸船、天地之間的動作迅速敏捷,好不容易將相機的焦距對準了,霎時間它們又不知去向,難以捕捉那些優雅、美麗的身影。

這英國十三天中唯一輕鬆的時刻,真是叫人永生難忘。

 

感覺一生中,許多時候,或許我們只有一次機會,能片刻駐足、觀賞行經處或路邊一角偶然發現的美好風光而已,若能學習將所領受的片甲鱗爪存記在心,日後細加品味,也會是一種極大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