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續)

 

Ø          528-61

 

出發的時刻,內心充滿對前頭即將到來的許多不可知的懼怕與憂慮,「祂必要來拯救你」的詩歌就響自心底,丈夫激勵我說可以選擇懼怕,也可以選擇感恩,主再次鼓勵我說:

 

        「尚未求告,我就應允,正說話的時候,我就垂聽。」(賽6524

 

祂用許多話安慰、激勵我,我看見祂彷彿騎腳踏車般載著我前進,是祂踩踏板而非我出力,若我敢放膽躍下山頭,身上的滑翔翼必會展開且能享受翱翔空中的美好,我雖渺小,祂卻是最大的那一位。

 

中午一位牧師為我們按手禱告後,我們聖靈滿滿地出發上路,嚴重的塞車使我們多花了一個多小時才抵達桃園機場,我緊緊擁抱著小女兒,告訴她說:

        「上帝特別愛妳,所以多給妳時間,讓妳有更多機會跟媽媽在一起!」

她聞言滿足而笑,我心中暗暗禱告:求使她能成熟、勇敢地看著媽媽離去。進了候機室,隔著玻璃帷幟,淚眼汪汪地與她遙遙相望,何等心痛難捨啊!不知暗暗哭了幾回,最後終於強忍傷痛,以堅定的笑容向著遙遠玻璃門外同樣難過的女兒作最後的揮手,她其實已表現的非常棒了,弟兄姊妹也十分盡心的接手照顧她,我就此全心上路。

 

數年後,看見她安慰有同樣遭遇而哭泣的更小的孩子,說:

「忍耐一下下就好了,你才離開媽媽兩個小時,我曾經離開我媽媽一個多月呢!」

就知道主已幫助她走過這些艱難,甚至可以成為別人的幫助了!

 

一路上為所飛過的國家城市代禱,機上巧遇兩位來自中俄交界處的吉爾吉斯Kyrgyzstan)與哈薩克Kazakhstan)兩位宣教士,

他們剛結束台北的特會,正在返家途中,我們享受在主裡的美好交通,最後索性到機艙後頭一起牽手同心合意禱告。禱告時,看見聖靈的火與風不斷降下、吹在我們身上,有福音火車開來,知道在傳福音到地極的事上我們都一樣有份。世界彷彿如一個大牧場,我們雖在不同的地區牧羊,卻同屬一位主人;又如同為世界花園的園丁,而主則是我們共同的園主。

 

我問主:「當如何為吉爾吉斯的宣教士禱告?」就見「健康、胃痛」等字出來,他甚覺希奇並感受到主是何等愛他、知道他的景況,因為他的妻子的確有此毛病,他們也為我們的旅程以及台灣剛選出的新總統代禱、祝福,抵達阿姆斯特丹時,又陪著走很遠的路,領我們到機場的轉機入口,使我們免於迷路,還提醒我們回程時的德國法蘭克福機場更複雜,使我們先有心理預備,真是上帝派來的天使。

 

從飛巴黎的飛機上往下看,見下頭美麗鄉村景緻般的荷蘭,有許多大小運河交織其中,心裡甚是期望數日後由挪威真正入境時,能有坐船遊運河的機會,也希望能順利買到往德國的火車票,而德國能有人接待、送行----,如此思想時,感覺有天使如餐廳的侍者般站在我旁邊,將我所求的都記下,而後到天窗去請天上的廚師為我們預備所需的一切。

 

順利抵達巴黎的住處後,學會搭地鐵與自炊自食,也有機會傳福音給同住的旅客,他們多半是來自台灣的留學生、電視記者或藝術工作者,聖靈同樣賜下關乎他們的異象與話語,為他們代禱時,他們的心都受到極大的感動。

 

第二、三天,參觀了羅浮宮、聖母院、協和廣場、凱旋門與香榭大道等昔日皇宮的活動範圍,見識到巴黎著名的Louis Vuitton公司,各國人士大排長龍,在西裝筆挺有如黑幫老大的許多保鑣虎視耽耽環繞之中,搶購每人限量兩只名牌皮包、皮件的世界奇景。也看見晚上九點多,巴黎凱旋門的上空,太陽依舊高高懸掛著,感覺真是希奇。

 

巴黎的第四天,我們搭地鐵到巴黎城市發源區,在西提島的聖母院前澆油在地上,代認這國家成立以來,所有民族、百姓過去與現在一切得罪神的地方,也為戰爭的罪求主潔淨、赦免、醫治,使法國不再是以香水、時裝聞名,而是以信靠神、傳福音的國家聞名。又澆油入塞納河,看著那油由瓶中傾瀉而出,揚於風中,滴落河裡,有些則先濺到橋墩,再點點滴滴地流下河去,感覺我們在法國的服事也已到了尾聲。

 

 

Ø         65

 

禱告時,感覺9日之後會有英國式寬敞的房子可住,主也會預備合適的接待者與幫助者。

異象中看見自己如集中營的猶太人般向主呼喊:

 

「你在那裡?求你拯救---!」

 

而後出現一道明亮的生命河,感覺這些猶太人是經由特別的為主殉道的方法被送進主的同在當中。

「在德國時需要禁食事奉,但會有住處,之後也會有機會享受有名的德國豬腳,人們會歡喜、樂意地接待你們,且成為你們的幫助。」

感覺主已將愛德國的心放在我裡面。

 

「妳愛他們是他們所知道的!」 主如此告訴我。

 

英國與印度的和好

 

大會每個下午,都安排所有與會的各國基督徒,輪流到倫敦各地區去為英國禱告,他們要求所有代禱者,若有從主領受到什麼異象或感動,就寫在紙條上以供大會參考。

 

這個下午,我們來到Tower Hill 的印度區,主修歷史的我甚是喜愛這些行軍禱告,因很容易就能抓住他們所描述的重點,且能站立在歷史的過去與現在,為英國與印度之間關係的修復代禱。

當領隊的英國弟兄介紹說:

「印度塔中保存有一頂皇太后的皇冠,上頭鑲嵌一塊搶自印度的巨大寶石,傳說這寶石有神秘之力,凡佩帶者會遭不測----。」

站在塔前禱告時,見有又酸、又難吃的果子結了出來。主說:

 

「仇恨存在這裡,我的怒氣也在這裡,英國需謙卑且承認這些祖先搶奪的罪,好使我的怒氣轉移。」

 

感覺有一極深、極長的隧道彷彿深淵般一直往下,延伸至地獄的底層,於是懇求主用活水來澆灌、充滿其中,並帶來潔淨,就看見水變成血,耶穌基督的寶血已潔淨、遮蓋這一切的污穢,又有膏油滴入水中,那水就得以全然潔淨。

 

感覺英國人應該代替祖先,向印度人認一切搶奪、殺戮的罪,好使英國與印度兩下合而為一,和平往來,如同船隻來往水上,彼此互通有無了。感覺歐洲歷史中存在著許多黑暗的篇頁,求主幫助能加以潔淨,好使國與國之間能恢復如綠葉般欣欣向榮的美好關係。

 

最後搭地鐵到Monument 印度辦事處的舊址,也就是現今著名的Lloyds 銀行所在地,許多西裝筆挺的大都會上班族嚴肅、急促,熙來攘往其中。歷史上記載十七世紀英國依莉莎白女王應一群商人之請,批准成立了東印度公司,而後東印度公司由商業性單位轉為政治性機構,需統治一大群陌生的土地與人民,西元一八五八年印度辦事處因此在這裡成立,到一九四七年印度獨立後才加以裁撤。

 

我們在這大有來頭的舊址上繼續行軍禱告。禱告中,看見有商人簽支票,將所得的金錢奉獻給神的國度使用。又見禱告如種子,可結出美好的樹木與果子出來。感覺這公司或如今與此公司相關的機構或後代,應當反過來支持印度的福音事工,使印度得福,代替從前的搶奪才是。

整個過程原本心想:自己不過是來自台灣的無名小卒,不需將這些異象與感動寫下交給大會,但行走之時,忽然聽見聖靈的提醒,要我將剛才所領受的,分享給旁邊一位同行的印度代禱者聽,當我順服照做時,卻見這印度人睜大黑白分明的雙眼,定睛地看著我,我不以為意地回到禱告學校。

 

晚崇拜時,大家為各國歷史間的仇恨、搶奪、殺害、戰爭---一起向主認罪,流淚求主赦免並尋求醫治,感覺需要有人肯付上禱告的代價,才能使國家、民族間有美好的關係。

 

晚上來自美國的講員Vicki Jameson-Peterson與一位看來又老又胖、其貌不揚的白人姊妹飆唱極高的音,聽者莫不咋舌,感覺真是不能以貌取人,也覺這兒臥虎藏龍,高手雲集,能有幸共聚一堂就是幸福。

 

這個晚上許多人得了醫治,我的牙齦出血也不藥而癒,再次經歷聖靈澆灌、充滿的喜樂與滿足。

 

Ø         66

 

    主說:

「德國沒有問題,荷蘭也會有人幫助,一切都不會有問題,當將重擔卸給我,因為我是顧念你的神,凡你所行都必順利,我會牽引你行走,穿越各國的門戶,且天天與你同在,放心享受你的旅程吧!」

 

這個早上因事遲了點去聚會,一進場,就看見昨天那位印度人正在台上放映關於印度福音事工的影片,沒想到他竟是今日的講員Dr. Raju Abraham,他出乎意料地照我昨日所說,找了幾位英國人,又找了幾位印度人上台,他們一字排開地站在眾人面前,代表英國,向印度人認歷史上曾侵略印度的罪,Dr. Raju Abraham在台上高聲的邀請說:

 

「台灣來的牧師!請上來,作我們英國與印度和好的歷史見證!」  添祥驚訝地快跑上台。

 

當英國代表在各國人面前,謙卑、真誠地跪下代替祖先認罪,請求印度代表赦免時,所有在場者莫不深深動容,甚至流下淚來,兩個民族間累積多年的深仇大恨,就在這一瞬間全煙消雲散了!難怪昨天聖靈一直催逼我,要我與Dr. Raju Abraham分享,神將我們由遙遠的台灣帶來的目的之一,竟是使用我們在國際關係的和好與醫治上有份,真是何等深遠的意念與奇妙的引導啊!見列國在我眼前開展,我成了列國的祝福。

大會結束後,我買了這和好過程的錄影帶,帶回家存記為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