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六年十月三日參加劉竹村牧師在台中所舉辦的聖靈更新特會,我心裡渴慕能聽見主的聲音,特別事先禁食兩天,預備心參加這聚會,敬拜中我向主說:

「主啊!我渴慕聽見您的聲音,求您向我說話,即使最後才輪到我,而別人先得著服事都沒關係!」

沒想到這時劉牧師突然感動,當眾問所有在場的弟兄姊妹說:

「有誰這禮拜禁食一天的?」

他眼波流轉,忽然看見了人群中渺小的我,竟對著我說:

「就是你!請你站起來,我要為你禱告!」

此時的我腦中一片空白,連自己到底有沒有禁食都想不起來了,我明明求末後的,怎麼成了首先的呢?我的確為了能聽見主的聲音付上等候的代價,但這是我和上帝之間的事,別人怎會知道呢?

主藉劉牧師的口向我說:

「我看見你的手受傷流血,你爬過高山,山代表困難,主說:『我已聽見你的呼喊!』你會得勝且會越過此山,主耶穌在山的那邊等候你,你會見著祂,家人的病也會得到醫治---,願主幫助你的教會和諧沒有雜音,能加速、加倍地成長,主說:『無論教會或你個人有什麼困難,主必按祂的信實供應、解決,無論何事使你煩惱,我都會為你一一除掉。』」

那時我整個腦袋亂哄哄的,只能勉強記住這幾句話而已,其餘的聽過就忘了,事後也沒拿到錄音帶,因錄音的人以為聚會結束時才會開始發預言所以來不及錄音。

感覺神不只是給我一筆錢而已,而是給我一大本的支票簿,我可以隨時填上所需的數目,而這簿子永遠也用不完。

「世上有那一位神比我們的神更愛我們?地上也沒有任何一個人能與你相比,你的確是我們最棒、最好的父親!主啊!你真是棒!」

我向主獻上最深的感謝與讚美!

 

牧會前幾年,我們花了許多功夫教讀經、禱告、十一奉獻、守主日以及彼此接納、相愛的基本動作,卻遭到誤解、排斥與拒絕,有的人甚至選擇離開,但主藉異象與話語安慰我們的心,讓我看見至終還是有人會回來。一次主日崇拜中,果然有位會友靦腆地回到教會,我則像浪子之父般迎向前去,高興地擁她入懷,眾人也都喜樂的向她問安,與先前在異象中所見完全一樣。我求主幫助,不管將來教會是大是小,是強或弱,會友之間,弟兄姊妹與傳道人之間都能彼此相愛、接納,彼此建造、扶持。

神果然醫治家人的病了,弟兄姊妹不再只注意自己,而是開始主動關心別人的需要,憐恤軟弱者的痛苦,且能彼此扶持、代禱,最大的醫治悄然來臨,聖光堂團隊逐漸成型,教會人數也漸漸增長起來。

 

我求主使用我、使用我們全家,也使用我的三個小孩,主就垂聽了我的禱告。

初到教會時,會友少,同工更缺乏,所有大小事都得承擔,常常崇拜開始了,司琴卻不見蹤影,我只好起來當救火員,不僅手忙腳亂地接手司琴,還得同時教兒童主日學,這種不確定的狀態令人日久生疲,決定求人不如求己,於是要求老大約伯起來幫忙,那時他才升國小三年級,學琴約有三年,秉持著「我愛上帝所以我服事」,而非「我是牧師的小孩所以我服事」的心態,克服了「有男生司琴嗎?」的疑惑後,他就上場服事直到如今,透過十指之下流瀉的琴音,他和神之間的關係越來越好,也越來越享受在與主親密的喜樂與滿足當中。妹妹顏訢更早,國小一年級就加入事奉,猶記她初初司琴時,因經驗不足,彈錯了幾個音,她很稚氣地轉向所有弟兄姊妹說:

「彈錯了!再來一次!」

所有的弟兄姊妹都全然順服地跟著她的琴聲從頭再唱,沒有人說什麼,也沒有人有任何意見,我常想這就是小教會的好處:每個人只要有願做的心,就會發覺自己是被「悅納」的,且被強烈的「需要」著,「要收的莊稼多,做工的人少。」在聖光堂中,每個人都是寶貝,每個人也都是英雄,因時勢就造出許多英雄出來。

 

八十五年五月,為了達到國中三年仍能守主日、敬拜、事奉神,不因惡補或升學壓力而遠離神的願望,約伯選擇參加台中市私立衛道中學的國中入學考試,這學校是明星私校,入學考試向來擠破頭,且有許多關說、送賄的傳聞,我求告主:

「主阿!天上、地下唯有你是最大的那一位,你比市長、議長、議員、所有的民意代表及官員都大,求你將約伯介紹進去,使他可以榮耀你的名。」

我們選擇不花一分一毫,也不靠關說,單單倚靠耶和華來成就大事,求祂為我們開衛道中學的門,讓約伯得以進去,主回應我們說:

「義人的盼望必得喜樂。」(箴1028

「義人的後裔必得拯救。」(箴1121

「義人的心願盡得好處。」(箴1123

因著忙於服事,我們渾然不知筆試之後還有報名抽籤的程序。

一個午後的空檔,忽然感動打電話到學校詢問放榜的結果,校方質疑地提醒說:

「什麼放榜?今天是報名的最後一天!」

原來前面的考試只是個參考,還得正式報名抽籤才算數,於是我們這對糊塗父母慌慌張張的趕去學校,最後一天的下午,再遲就來不及了。

正式抽籤的日子到了,所有父母都群集學校觀看、監督抽籤過程,我因需預備次日的主日講道,只能在上午九點學校開始抽籤之時,和先生帶著孩子,三個人在家裡手牽手、同心合意地向主禱告,懇求天上的父大大敞開衛道的門,領他進去,主就回應說:

「他必居高處,他的保障是磐石的堅壘,他的糧必不缺乏,他的水必不斷絕。」(賽3316

之後我們就忙著服事。到了傍晚,抽空語音查榜,竟然沒有約伯的名字,「主明明應許他會上的,為何如今希望落空了呢?」我們的心暗暗的難過著。

幾天後,送約伯參加一個夏令營,爸爸好好的眼鏡,突然掉了一個鏡片,只好由我送約伯去搭車,當我看著他上遊覽車走了,自己也準備離開時,突然接到爸爸打來的電話,說是衛道中學突然通知約伯馬上到校報到,否則表示棄權,我們立刻火速會合,一路狐疑地趕到學校,才明白原來我們沒空到學校觀看抽籤過程,而語音查榜只報正取不報備取的姓名,所以連自己孩子是備取第九名都不知道,直到如今得著遞補的恩典才恍然大悟。若今天我們兩個人都不在家,遞補機會必定失去,所以爸爸的眼鏡鏡片掉的真是恰到好處,而他感動留在家代替外出配鏡片,才能接到電話,一連串的巧合與意外中,約伯果然照著主所應許的進入這所學校,日後在街上遇見熟人,大家一聽說他念衛道,接下來的話題就自動轉成:

「花了多少錢讓他進去?」

我總是歡歡喜喜的回答:

「我找最大的幫忙介紹,而且一毛錢都不用花。」

凡聽見的都希奇、驚訝不已,因主誠然行了一件明顯的神蹟,叫人無可推諉。

 

八十六年五月四日,主應許聖光堂將來會有大復興臨到,新教堂將建造起來,也會有一些家庭組福音隊傳福音到地極,大人禱告、見證,孩子們則組管弦樂團配搭服事----。當時約伯才國一,主應許他高中會上國立台中一中,大學念的科系、學校,甚至將來一生的道路都清楚的告訴我。國小四年級的女兒顏訢國中會進曉明女中,將來學音樂,英文、長笛、鋼琴---都會很強。老三那時才四歲多,主也說她將會有的特長以及小提琴會拉的很棒---等等,到如今果然看見主所應許的一件件都在陸續成就當中。

八十六年十月十二日晚上,參加柏約翰(John Bart)牧師的特會,敬拜中主要我將頭生的兒子獻上,我求聖靈將他分別出來,使他高升,在班上成為好見證,且有好成績可榮耀神,前面十多年的時間主將這孩子交給我託管,今晚我將他獻上還給神,神就再次應許會帶領約伯進入台中一中,會親自訓練他、教導他、使用他成為祂所喜悅、重用的器皿。於是我與神立約將約伯獻上,深知若能成為萬軍之耶和華所重用的僕人,將是一生中最榮耀之事。

所以當國三大家都磨拳擦掌、全力衝刺即將來到的高中聯考,連禮拜天也得上正課、趕進度時,約伯就請假不去,選擇留在教會司琴、敬拜神、事奉神,主日下午則打籃球並補充睡眠。

八十八年七月八日高中聯考的早晨,當我一覺醒來,「彩虹下的約定」這首詩歌就在我心中響起,主說:「兩年前我就應許約伯會上一中的,今天我給你的承諾要兌現了!」知道這是主再次堅定祂與我所立的約,我就帶著赴約的心,沒有得失,沒有擔心,而是喜樂的迎向前去,好從主的手中接過祂所預定給我們的禮物。

 

「我親眼看顧我的家---,錫安的民哪!應當大大喜樂,耶路撒冷的民哪!應當歡呼---,我今日說明,我必加倍賜福給你們。」(亞98-12

 

出發前,我帶著約伯上教會的聖壇上禱告,異象中看見一個包裝精美、上有漂亮蝴蝶結的長形禮盒擺放在我眼前,原來那是主給我的禮物,祂已答應了好久、好久的禮物,竟然是將我的兒子精美地包裝起來,當作禮物送給我,我歡喜快樂感謝主前,並當眾憑著信心宣告:他是一中的學生,並祈求主給他好的分數,叫我一看就知道穩上一中,而名次最好是在中間偏上,三百出頭左右,免得我擔心、忐忑不安。感覺當我們以身作則、成為榜樣,在各樣事上憑著信心前進時,弟兄姊妹也會學習並跟著前進,我們的教會就能成為有信心的教會,主的供應也會在各方面豐豐富富的臨到。

我帶著約伯和眾弟兄姊妹再唱一次「彩虹下的約定」,之後就歡喜的帶著領賞的心上路,感覺這真是榮耀的時刻,既是賞賜就是白白得來的,我不需做什麼,因知道主會供應且祝福一切,所以輕鬆冒雨上路。台中聯考時下雨是少見的,而考前就知道結果更是少見,唯有我們的神才能行此神蹟奇事,我向主獻上感謝,願一生一世都能侍立在主面前,深願全家一生都被主大大使用。主就回應說:

「你一生一世必得安穩,有豐盛的救恩並智慧和知識,你以敬畏耶和華為至寶。約伯的水必不斷絕,糧必不缺乏,且必居於高處。」(賽33616

進了考場我們再次禱告,求主與約伯同在,我的心裡仍不斷洋溢著「彩虹下的約定」這首詩歌,感覺聖靈豐富的臨到與心中的平安。

「他們的心必像澆灌的園子,他們也不再有一點愁煩,那時處女必歡樂跳舞,年少的、年老的也必一同歡樂,因為我要使他們的悲哀變為歡喜,並要安慰他們,使他們的愁煩轉為快樂,我必以肥油使祭司的心滿足,我的百姓也要因我的恩惠知足,這是耶和華說的。」(耶3112-14

「因你所作之工必有賞賜---,你末後必有指望,你的兒女必回到自己的境界。」(耶3116-17

「並要賜福與你比先前更多,你就知道我是耶和華。」(結3611

 

第二天的考試,約伯因數學沒寫完有點沮喪,後來發覺其他同學也都如此,感覺就好多了,考完後,母子二人手牽手在教室的走廊上向主獻上感謝,以禱告為他的國中生涯劃上最後一個句點。

七月十六日傍晚,我們幾個人在教會的庭院交談時,郵差送來剛出爐、熱騰騰的成績單,省一中最低錄取分數是六百一十四點五分,約伯考了六百二十七點五分,大家圍成一團,搶著看且大聲歡呼:

「考上了!考上了!」

六百五十個名額中,他果然是三百出頭,主果然應允了所有的禱告,這孩子在不信主的家族中成了極美的見證,看見這事奉神、倚靠神的孩子能有好的成績,親友們既驚訝又羨慕,都心服口服地歸榮耀給神。

 

願更多的神蹟奇事行在我們當中,願主的作為能更多在我們當中被述說、讚美、稱謝。

 

英語崇拜司琴

      約伯和我早在異象中看見主要他到台中思恩堂的英語崇拜幫忙司琴,上了高一不久,主果然為他開了門,於是他每主日早上在聖光堂司琴、聚會後,中餐就禁食守望,搭公車到台中,與來自各國的敬拜同工一起配搭服事,他歡喜快樂的全力以赴,帶領的畢爾牧師常誇讚且肯定:因著他的加入,使整個團隊有很大的進步,特別是在聖靈的運行與靈歌的釋放等方面容易多了,我們深知這是神的工作,凡允許聖靈自由運行的也會經歷同樣的恩典!

畢爾牧師的兒子史考特也在團隊中打鼓、彈吉他,兩個人年紀相同,都是牧師的兒子,又同有事奉神的心,約伯童年以來缺乏屬靈同伴的遺憾,總算稍得安慰。主給了他寶貴的機會,親自訓練、裝備他,不僅加強他的英語能力,甚至藉與不同國籍、文化的人一起配搭事奉擴張他的帳幕,好使他將來真能傳福音直到地極。他們常常一起到各地的災區、監獄、戒毒中心甚至福音船上事奉,這些訓練不是我們這有限的父母所能提供的,難怪主要我將他奉獻給祂,因為主照顧我們的兒子比我們所能照顧的還要好。

 

 

更大的事

      看見他能在小事上忠心,主又量給他更大的機會,有一天他回到家很嚴肅的告訴我說:

「媽媽!你要替我禱告!」

原來八十九年五月十一日台中的美國學校舉辦一個演唱會,他們需要一位與「祂必要來拯救你」等詩歌的作者包柏費茲(Bob Fitts)配搭演出的司琴,學校經由推薦選中了約伯,邀請他擔任這個服事,我能說什麼呢?我只有向主獻上感謝,因這孩子是屬於主的,主照顧他、訓練他,比我這媽媽所能做的更好,我只有向主說:

「更多使用我,更多使用我的家庭,也更多使用我的三個孩子!」

異象中看見約伯如老鷹般展翅上騰,我抬眼望著他,不斷的祝福他:

「飛吧!飛吧!飛的越高越好!飛的越遠越好!」

      最後果然看見他飛到天邊盡頭至高之處,直到主的寶座旁邊。

那個下午的演唱會上,看著許許多多不同國籍的青少年擁向台前,高舉雙手接待耶穌,將自己的生命獻上給神,我的心被深深的觸動,相信主必要成就更大的事在這孩子的身上。

 

擴散的漣漪

      一位姊妹看見主如此祝福我的孩子,她也渴慕同樣的經歷發生在自己兒子的身上,起先她感動主會領他的兒子八十九年進入文華高中就讀,但卻沒有把握,也不敢告訴任何人。

有一天,我們在電話中一起交通,聖靈感動我為她禱告,求主使她親眼看見主的應許,不久,異象賞賜下來,她就看見她的兒子穿著文華高中的制服,抬著頭望向天空,一臉得意、笑容燦爛地走進文華高中的大門,她感動喜極而泣,我們一起向主宣告:這應許是屬於她的且斥責所有的困難都要退去,並宣告這孩子是這學校的學生。

但這兒子怎麼看都不像是會進這所高中的人,他在班上排名四十,連推甄的資格都沒有,當考試日期越來越近,他每天回家仍是輕鬆愉快,根本不唸書,做媽媽的心跟著糾結成團,甚至幾乎要懷疑所見的異象是否真實?她心中暗暗著急,又怕破壞親子之情不敢說些什麼,但恩典就是恩典,若靠著自己的方法與努力能進得了學校就不叫恩典,她深知憑著孩子自己的努力絕對不可能考進去,因這學校是台中市排名第二的學校,只好放下自我的掙扎轉向神、倚靠神,神就為那信靠祂的人成就大事。

首先藉著他曾在國一班上擔任過學藝股長,讓他取得推甄的資格,再來,他的文科不佳,學校這一年的推甄就改為只考他最拿手的英、數兩科,當媽媽禱告:「能像顏師母為孩子所禱告的一般:使我的孩子也考高分,好讓我們這做母親的一看到分數就放心,知道他一定考上。」

主果然成就一切超過所求所想,放榜的早晨,當她由夢中醒來,就聽見聖靈在她耳邊不停地說:

「兒子考上了!兒子考上了!----。」

      這位媽媽在被窩中喜笑不停,起床上網一查,果然考上了,分數才差榜首八、九分而已,還進了資優班。

      主真是擦乾我們眼淚,叫我們喜笑的神,又是叫我們抬起頭來的那一位。

 

提早入學

身為人力、物力極度缺乏,事必躬親的小教會師母,又是三個孩子的媽媽,三個孩子一共學五種樂器,老大八十八年七月參加高中聯考,老二六月考國中入學考,老三顏歡才幼稚園大班的年紀,還是需要媽媽的時候,我的家事、教會之事何其多,在有限時間切割之下,還得承辦八十八年八月台灣信義會全省的婦女靈修會,真是何等不可能的任務!但神卻行了神蹟奇事,使我的老三提早入小學就讀,好讓我能做成祂要我做的一切工。這是前所未有的特例。

十幾年來台中縣政府嚴禁兒童提早入學,我也感覺足齡上學對孩子比較好,所以八十七年九月開始送她上烏日國小附設的幼稚園大班就讀。但她卻不喜歡幼稚園的生活,常吵著要我陪她,在一旁看著她玩鞦韆、盪浪船,不許我離開,每天十八相送的重覆過程造成我極大的困擾,只好求主為我們解決這個困難。

上學第二天的下午,我結束靈修會籌備會議後回到家,發現報社送錯了這一天的報紙,我邊抱怨邊順手翻開一看,發現裡頭有一則消息:「開學後,各校有一些名額出缺,縣府決定開放給已滿五歲半的兒童,按著月份大小的順序申請提早入學。」若她能提早上一年級,我不僅能省下不少的學費,時間上也會方便許多,兩個女兒都一起為這件事禱告,求主為我們開路。

次日晨禱時,主說:

「顏歡可以進入小學,幼稚園也會退費。」

主既如此說,顏歡也歡喜我去幫她申請,我就到學校登記。我是第三個登記者,後面排了兩位孩子較晚出生,但父母是這所學校的老師,想到若沒有主幫忙,我的孩子勢必難以申請得到,校方也以提早入學不好、學校只有三個名額、她太小不可能輪到等等理由,力勸我打消念頭,或許是要將機會留給老師的孩子吧!我心中如此揣測,但是主說要讓她入學我才來申請的啊!我難過地將問題帶到主的面前,懇求主當年如何將約伯介紹入衛道中學,如今也同樣開路將顏歡帶入這所國小。

一個禮拜後,她還是無法適應幼稚園的生活,每天上學前她會單純的禱告說:

「主啊!幫助我今天在幼稚園的時候不會想媽媽!」

我將這知道把自己的軟弱帶到神面前的小倚靠者摟入懷中,安慰她說:

「想媽媽其實是很好的!」

每天上學我們還是得拉扯半天,她總是不肯讓我走,有時甚至眼淚都流了下來,我心中暗暗禱告,希望很快就有回音,好使這孩子的軟弱得以變為剛強。

主果然顧念了我們,學校原先預定只錄取三名,後來竟然多錄取了兩名,前面四位都是九月生的,只有顏歡是十月生的,她成了全校最小的學生,且歡歡喜喜的入學,進教室之前,她回過頭來向我說了聲再見,就到位置上坐好,一點都沒有適應的問題,雖開學已一個多月,國語已上到第四課,主應許說:

「她雖然遲延入學,需要追趕落後之處,起初會比較吃力,後來就會得勝超前,我也會給她恩典。」

入學之初,她的確常為一路吃灰塵傷心哭訴:

「我已經很認真了,為什麼還是沒有好的表現?」

如今她在班上同學面前表現毫不遜色,常在班上得第一名,上台領各種獎狀,還擔任班上的風紀股長、副班長等幹部,也深受老師的喜愛,若非如此,我根本無法承辦全省第三十九屆的婦女靈修會。

 

 

書包中有漫畫

老二顏訢則有另外需對付的問題。

八十八年六月五日曉明女中國中入學考試第一天的晚上,夢中,看見自己從她學校教室抽屜中搜出了一大堆的漫畫,我為這孩子感到深深的難過。她的叛逆期出現的比較早,小學三、四年級時已達到高峰,同儕間的漫畫之風她不僅無力抵擋,為搶看或購買定時出刊的漫畫及電視卡通、圖片、文具等相關節目與產品,甚至衍生出偷竊、欺騙、說謊等行為,為此我極其痛心,感到好像小心呵護作物生長的農夫,面對蟲咬、天災以及竊賊來偷的著急,卻發覺自己束手無策,因我們所對抗的是整個世界之風與潮流,父母即使用盡全力試著幫助孩子,到頭來會很快發現自己的無力與有限,甚至只會造成親子間更大的緊張與不信任而已,許多時候,只能常常半夜起床為這孩子按手、流淚禱告,甚至禁食守望,求神除去世界在她身心靈中所有不正確或錯誤的影響與迷惑,使她有勝過世界、影響世界的力量與恩典,而不為這世界所勝。

那晚的夢再次牽動我為母的心,不禁難過起來,求主憐恤這孩子,使她能真正全人轉向神、向著神,且被神使用。

        醒來,到聖壇上晨禱,因這是私立國中入學考的第二天,早上九點我須帶她到學校參加考試,禱告到一半時,突然感動到書房找她的準考證,當我來到書房時,向來從不檢查孩子書包的我,順著聖靈的感動去做,赫然發現有漫畫在她的書包中,我求主憐憫、赦免這孩子無知的罪,給她清潔、正直的心以及辨別、選擇的智慧,能真正降服在主的大愛之中,回轉歸向神,也求主仍然使她能考上這學校,弟兄姊妹們也一起在聖壇上為她禱告,求主給我智慧、聰明,知道如何處理這事。

八點十分我開車載她出門,表面不動聲色,但心中默禱求主給我有好的切入點,感謝主就有很好的開始。當我們一上路,冷氣就突然只能送風而已,音響也不靈了,她很自然地問我:

「為何冷氣與音響會壞掉?」

我解釋說:有時是因年限到了,有時則是使用不當,以致提前縮短了壽命,話題很自然的就轉到她身上:

「人也一樣!」

那時正好碰到紅燈,我要她趁著等候之時讀詩篇第一篇1-3節:

「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他要像一棵樹,栽在溪水旁,按時候結果子,葉子也不枯乾,凡他所做的盡都順利。」

「耶和華說,腰帶怎樣緊貼人腰,照樣我也使以色列全家和猶大全家緊貼我,好叫他們屬我為子民,使我得名聲、得頌讚、得榮耀,他們卻不肯聽。」(耶1311

「耶和華說,這是你所當得的,是我量給你的分,因為你忘記我,倚靠虛假。」(耶1325

「耶和華指示我,我就知道,你將他們所行的給我指明。」(耶1118

我告訴她:雖然媽媽不知道她真正的情況,但上帝知道,祂也看見,所以昨晚在夢中指示我,我就知道真實的情況,神把她在書包中藏漫畫的事給我指明,要我提醒她:晝夜思想神律法的人能凡事順利,晝夜思想漫畫,以別的代替神,就會如耶利米書第十三章10節所說的:

「不肯聽我的話,按自己頑梗的心而行,隨從別神事奉敬拜,他們也必像這腰帶變為無用。」

如同汽車玻璃隔開街上的景緻一般,我們看得見窗外的樹木、房屋,卻觸摸不到它們,罪也如此將主給我們的福分隔絕開來了,我們看得見福氣卻得不著,晝夜思想漫畫,神要使她進入好學校的應許怎麼得的到?她聽了默然不語,此時我們已來到曉明女中旁邊,將汽車停在路旁的家具公司前面,我問這孩子:

「願不願意離棄漫畫,歸向真神?」

她著急地說:

「考試的時間到了,我會遲到的!」

我回答說:

「考不上有什麼關係呢?在媽媽看來,這件事比考試更重要!上帝不要你帶著這個綑綁進入這所學校呢!」

我要她唸希伯來書第四章14-16節的經文:

「我們既然有一位已經升入高天尊榮的大祭司,就是神的兒子耶穌,便當持定所承認的道,因我們的大祭司並非不能體恤我們的軟弱,祂也曾凡事受過試探,與我們一樣,只是祂沒有犯罪,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

我告訴她,耶穌也曾凡事受試探,所以能體恤我們的軟弱,祂是我們隨時的幫助,也能幫助我們勝過漫畫的試探與引誘,雖然考試時間已到了,但認罪悔改之事比考入學考試還來的重要,我心中求主耶穌來幫助她,此時聖靈在我心中說:

「她已願意了!」

果然,不久她以禱告回應:

「主啊!求您幫助我離棄我的罪-----!」

多少日子以來所有的憂慮與牽掛,頃刻間全化為淚水,滿覆在我的雙頰,我哽咽的為她祝福,宣告她今日的考試與爾後所有人生的考試都能順利通過,並且宣告她是曉明女中的學生,之後,立刻一起下車衝到考場,空蕩蕩的校園此時只剩下她一個人還在外頭而已,所有考生都已進去了,她急切地衝入教室,心中牽掛的問:

「主啊!我會不會考上?您會讓我考上嗎?」

此時聖靈在她耳邊輕輕的回應說:

「會!」

而她的確聽見了!

漫步在蟬聲不斷的校園中,低頭行過許多高大的濃蔭綠樹,感覺天地寬闊之中,我真是領受了不一樣的敬拜,主的恩典如此豐盛、可靠,心中喜樂滿溢,口裡不自覺的唱起「耶穌,你配得至聖尊榮」的詩歌,主說:

「孩子!你這事做的甚好,她是這兒的學生了!」

我說:

「主啊!您知道我愛她!我也知道您愛她!願您所量給我們所有的福氣,我們都能得的到。」

不遠處幾棵高大挺拔的木棉花聳立,樹幹上許多的刺竟已裂開,我隨手板動兩下,蒂頭竟應聲而落,看看手中那些銳利堅硬的刺,心中領悟到人部也如此嗎?不管有多桀驁難馴,在主手中也會如此搖動脫落,我為主所做的一切獻上感謝,主說:

「孩子!你必得賞賜,你末後的祝福也必大過從前。」

我俯伏回應:

「願一生一世在您手下無聲,緊緊跟隨,與您永不分離!」

主說:

「你看!我在她身上的工作有多好啊!晚上的音樂會她會是最出色的一位。」

結果果然如此,這一晚,看著台上長笛清亮,琴聲悠悠的女兒,媽媽的心何等開懷,因在主裡我們凡事都大有盼望。

筆試通過再抽籤的結果,她果然進入國一的管樂班,主的應許成就在她身上,從此她再也不被漫畫綑綁了,甚至開始進入與我甜膩交通的時期,每天下課回家就黏到我身上,又抱又親、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將學校中所發生的事巨細靡遺的和我們分享,與國小時代的陰沉、防衛截然不同,爸爸有點不太適應的問:

「這孩子話這麼多,是否有問題?」                

如今實在是享受在孩子願與我們傾心吐意的喜樂、滿足當中,若沒有主的幫助,我們怎能進入這恩典?願榮耀、頌讚歸給坐在寶座上又眷顧我們的神直到永永遠遠!